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12章 给南越写信
    当初签署条约的时候,也是无奈之举,本来也没有想着要回来,但是现在徽州好了,这些人心里不是滋味,就想着跟南越要回来。https://

    于是早朝有人提出要跟南越交涉,将徽州要回来,就算是全部要不回来,要回一座城池也好,再不行加点钱也好。

    这人一提,便有人附和,当然了附和的都是些小人,但凡是有些脑子有点羞耻心

    的都知道这么做多恶心,恶心了自己不说,还恶心了南越。

    南越人是那么好说话的?不,南越人很不好说话。

    皇帝倒是被这些人吵吵的动了心,徽州本来就是大周的,现在他们要回来也无可厚非,就算是要不回来,恶心恶心萧慎也好,谁让他们乘火打劫来着。

    但是派谁去说,这是个问题,别看这些人吵吵的厉害,但是真正让他们对上南越,他们可没有那么的脸。

    于是便有人提出,既然南越嫁过来两位公主,和大周就是姻亲关系,不如让两位公主去说。

    乐善是晋王妃,众人没人敢提议她,就把注意打在了施落头上。

    皇帝最近正厌烦卫琮曦夫妇,这个提议倒是很和他的心意。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下朝后,苏安正准备回府,忽然有人叫住了他。

    苏安回来,发现是薛清初。

    这个人自从入了兵部之后,一直和他没什么交集,而且政绩平平,没有多出彩,好多人都说薛清初是读书读傻了,做学问可以,为官不行。

    苏安对此并不信,他虽然和薛清初接触的不多,但是看人也算是在行,这个人绝对不是读书读傻了的人。

    科举考试也考治国谋虑,一个没有真才实学的,读书读傻了的人是考不上状元的。

    苏安觉得这人在规避锋芒。

    “薛大人有事?”

    苏安问。

    薛清初道:“你我同期,叫大人太见外了。”

    苏安道:“薛兄。”

    薛清初笑了笑:“不知道苏兄对刚刚的事情怎么看?”

    苏安诧异:“徽州五城的事情?”

    薛清初点头:“正是。”

    苏安道:“既然陛下做了决定自然是有他的道理,何况徽州本来就是我大周的土地,我们要回来也无可厚非。”

    苏安不要脸的附和,已然一副皇帝忠实追随者的模样。

    薛清初笑了一下:“听说尊夫人和公主交好?”

    苏安正色道:“女人之间的事情和朝堂无关,何况,南越公主既然下嫁到我大周,就是我大周的人,理应出嫁从夫才是。”

    薛清初眯了眯眼睛。

    苏安道:“没什么事情,在下告辞了。”

    苏安走后,薛清初还站在台阶上,看着巍峨的皇宫,薛清初嘲讽的笑了。

    旨意很快的下到了长安侯府,和施落不和的人都等着看好戏,这其中就包括乐善,她无比的庆幸不是自己。

    她倒是要看看这回萧近月要怎么办?

    施落看着手里的旨意,都被皇帝还有大周的无耻给惊到了。

    “皇帝是不是疯了?”施落给气笑了。

    卫琮曦问:“你打算怎么办?”

    施落想了下道:“既然他们想,我就按他们说的来,至于父皇和太子哥,给不给面子,我就无能为力了。”

    卫琮曦刮了刮施落的鼻子:“狐狸精。”

    施落就真的写了一封信,皇帝拿到信看了看觉得十分满意,写的情真意切,光是看信就可以看出萧近月是真心希望将徽州五铖还给大周的。

    “陛下,琼华公主说,南越不是她一个公主,她一个人的分量太轻了,不如叫晋王妃也写一封。”陈明在一旁说。

    皇帝自然知道萧近月和乐善不和的事情,不过她说的也有点道理,于是皇帝便下旨让乐善也写一封信。

    乐善还在府中幸灾乐祸,没想到转头这差事就落到了她头上。

    乐善脸色难看,她哪里不知道这信写过去,就等于是叛国了,在南越人眼中他们就是彻底的背叛的南越,而且这么荒唐的事情,南越怎么可能答应?

    乐善是一万个不想写。

    “琼华公主写了吗?”她问。

    传旨的太监点头:“连陛下都夸奖南越公主这信写的好呢。”

    乐善“……”

    萧近月还真是放的开。

    传旨的太监走后,乐善便开始写信,可是怎么写,是个问题,她可不想叛国,不想和南越结仇,但是不写又说不过去。

    乐善恨不得现在就弄死萧近月。

    乐善去找了晋王,晋王看到她这张脸,还是有点兴趣的,不过最近晋王都没怎么去她的房间,夫妻两个的关系也就那样。

    晋王自然也是知道宫里来的人事情,看到乐善,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晋王道:“你现在嫁到了大周,是晋王妃,就该知道孰轻孰重,这是父皇的旨意。”

    乐善明白了,可她还是道:“可是王爷有没有想过,这信若是去了南越,我们和大哥他们会有嫌隙。”

    晋王皱眉,他觉得乐善愚蠢。

    他冷笑一声:“你觉得萧慎和萧钰会被一封信左右的?”

    其实皇帝也知道这徽州五城要不回来,不过是要恶心萧慎而已。

    萧近月就很知趣,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最起码现在人在大周,就不该得罪皇帝。

    可是乐善就是拎不清,男人之间的利益牵扯,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受到影响。

    乐善见晋王这样的态度,便不在说什么,转身回去写信了。

    但是乐善这人并不像施落那么能放的开,写的东西含沙射影,需要细细的品,才能品出那么点意思,皇帝日理万机,自然没空品她信里的意思,看到乐善的信,心里还是有点不满,加上早朝不痛快,便让人将信送回去,要她重写。

    乐善“……”

    乐善无奈,只好又写了一封,皇帝还是不满意,又让她重写,最后还把施落的信摆在她面前,让她按照这个意思写。

    乐善看着施落的那封信,她算是真正的了解到什么叫做不要脸。

    萧近月连这种东西都写的出来,果然是个乡野村妇。

    可是吐槽归吐槽,乐善还是照着那个意思写了,这回皇帝总算是满意了,将信让人送去了南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