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九章 自己能等到那一天吗?
    听闻陈华的话,又被陈华按在墙上,任邵婷娇躯一颤,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之色,顿时抱住自己的娇躯,怯怯道:"你该不会是,要把对我哥的不满,发泄到我身上吧?"

    "不错。"陈华说道:"顾安妮如果是卖身的女人,那也就算了,但是她不是,而你哥却用卑鄙手段诱骗她,对她那么残暴,让她连路都走不了,而且在酒吧时还对我冷嘲热讽。你不觉得他很过分吗?"

    任邵婷沉默。

    她知道她哥的德行,属于那种欺软怕硬,仗势欺人,又自以为是的性格,为此她也有些不满,所以她才要刺激她哥,说陈华那么年轻就那么厉害,她哥二十年都追不上人家的实力。

    而且在酒吧时,她也是亲耳听到,她哥又是说陈华是没种的男人,又是说陈华是没用的男人,各种瞧不起和嘲讽。

    她也知道,她哥的话,对陈华的自尊心造成很大伤害。

    而且,最关键的是,她哥还把陈华的女人给上了,上也就算了,还那么残忍,让人家连路都走不了,这确实很过分。

    最要命的是,她懂她哥。喜欢骗女孩子,虽然任家有能力帮顾安妮拿回财产,但她相信,她哥绝对不会帮的,因为这么做对任家没有好处,她哥之所以那么说,无疑是想骗顾安妮给他玩几天罢了。

    "对不起啊陈华。我哥他是过份了,对你造成心灵上的伤害,我在此替他向你道歉。"任邵婷说着,诚恳的鞠了一躬。

    "道歉有用吗?"陈华怒道:"有些事道歉可以解决,有些事道歉是无法解决的,顾安妮已经让他给祸害了,你一个道歉,能让她恢复清白吗?"

    "我..."任邵婷顿时语塞,也被陈华的凶样吓到,将头埋进胸口,怯怯问道:"那你,要我怎样嘛,又不是我把你的女人给...祸害掉的。"

    陈华本来是想,任邵文祸害了他的女人,他就祸害任邵文的妹妹,以此来报复任邵文。

    但是。

    看到她态度也挺好,没有任邵文那么恶劣,突然有些下不去手,觉得这么做,似乎不是他的作风。

    一番的心理斗争之后,陈华终究还是松开了她:"你走吧。"

    说完。他点上一根烟,往沙发一座,狠狠的抽了起来。

    他难以想象,顾安妮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任邵文要是不帮她,到时她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估计想死的心都了吧?

    实际上,这也不归他管,因为他已经有两个女人了,其中一个有了他的孩子,另一个更是他最爱的女人,虽然出了些不愉快的事,令他暂时无法原谅,但如果她是被冤枉的,他还是要还她清白,继续向从前那样宠爱她的,顾安妮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谈不上喜欢和爱,与她顶多算是一夜情。

    可是...她毕竟救了自己一回,于情于理,他都不应该让她被骗,可她终究还是被骗了。

    这时候,任邵婷却是没有离开,而是走了过来,像个小媳妇似得,低着头说道:"其实...你如果想泄愤,我...愿意让你泄愤。"

    这话一出口,陈华的目光顿时盯在她身上,就像狼在看猎物似得。

    任邵婷被看的娇躯一颤,脸蛋瞬间红到脖子。

    陈华让她走的时候,她是想走,可是看到陈华很郁闷的样子,她就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是自己的哥哥,把人家给伤到了。所以就想给陈华泄愤。

    当然,最主要的是,在她眼里,陈华很帅,而且还很厉害,是她喜欢的类型,她觉得跟这样的男人发生关系。似乎也不吃亏。

    "你还是走吧。"陈华看了她良久,淡淡说道。

    她很娇小,没有杨紫曦、方诗韵、顾安妮、杜云岚她们那样高挑,也没有她们性感火爆的身材,像个学生妹似得,他有些下不去手。

    然而,任邵婷并没有走,而是一脸委屈的问道:"你是不是,嫌我没有顾小姐的身材,所以...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对,所以你走吧。"陈华说道。

    "呜呜..."

    结果任邵婷非但没走,还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我是没有顾小姐那么高,只有一米五八,可我读书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喜欢我的啊,都夸我好看,小鸟依人,你怎么可以说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吗?"

    "你个混蛋,你知不知道以前有个人说我那么矮,我告诉我哥。我哥就把他打的要靠轮椅维持生活,我现在要是告诉我哥,你说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他肯定能叫许老打死你信不信?"

    说完,她气呼呼的瞪着陈华。

    "你到底想怎样?"陈华很无奈,倒也不是没兴趣,只是她看起来很稚嫩。他不想去祸害罢了。

    "你把我拉进你房间想对我怎样你就得对我怎样,泄了愤之后不许找我哥麻烦,他虽然很可恶,但对我很好,我怕你突然哪根筋不对把他一拳打死了。"任邵婷说道。

    实际上,她是怕陈华又去找她哥麻烦,被许老给打死。

    她从来没有那么欣赏过一个男人,陈华是迄今为止,令她最欣赏的男人,当然不希望他有事。

    陈华无语道:"我不打死他行了吧?"

    "不行!"任邵婷往陈华身旁一坐,说道:"你刚才有了那想法,为什么又不敢,难道真如我哥说的那样,你是没种的男人吗?"

    "妈的!"

    被任邵婷这么一刺激,陈华顿时一股火上头,将任邵婷往沙发上一按,说道:"那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没种的男人!"

    ......

    到了午饭时间,任邵婷一瘸一拐离开陈华的房间,每走一路都凉气倒吸,心中暗骂:"这家伙,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太可恶了,对我那么野蛮,简直跟我哥一样,都是禽兽!"

    骂归骂,但她还是觉得挺开心的。

    "妹,你咋了?"

    她走准备回房间休息一下,任邵文从房间出来,看到她走路不对劲,就上前皱眉问道,一股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

    我妹她,该不会被那小子给祸害了吧?

    "没事的哥,刚才在甲板玩,不小心扭到脚了。"任邵婷嘟着嘴。然后气呼呼道:"都怪你,把心思都放在那个顾安妮身上,都不跟我去玩,害我扭到角,回去我就告诉爷爷,让爷爷抽你!"

    任邵文顿时急了:"扭到哪了,让哥看看。"

    说完。他蹲了下来。

    "不要你看!"任邵婷跺脚,给她疼的龇牙咧嘴,赶紧进房间,砰的关上门。

    任邵文一头雾水,呆呆站了良久,才泛起一抹笑容。

    不是被那小子祸害了就好,要是那小子敢祸害我妹,我他妈把他祖坟都挖了!

    ......

    两天后的晚上。

    东官。

    一辆又一辆的豪车,开进玉龙湾别墅区,有本市的,也有岭南省其他市的,有宾利、有劳斯莱斯、有跑车...可谓是豪车如雨。

    "什么情况,这么多豪车进入玉龙湾,是去谁家?"

    "谁家发达了。这么多豪车去捧场吗?"

    "咱们玉龙湾别墅区,谁家有那么大的牌面?"

    "......"

    小区内很多散步的人,见一辆辆豪车开过,都是一头雾水。

    "一群傻逼,这都不知道,玉龙湾一号别墅的主人杨志远,他爸五十岁生日。大家都是去给他爸捧场的,现在杨志远啊,可是咱们东官最牛逼的人物了,帝都四大家族排名第二的萧家和第三的孔家,以及帝都十大豪门之首的陈家,他都可以随便进出,除了他。咱们东官谁有那么大的面子?"魏少雄停下跑车,冲一群小区的业主嘲讽一句,然后又开着跑车,往一号别墅而去。

    "原来是杨志远啊,这两天他在东官确实很出名,都上新闻了呢,东官市的杰出青年呢!"

    "以前杨氏集团。只是个小小的集团,现在牛逼了,我们董事长说了,用不了两年,杨氏集团将会成为东官贸易业的龙头!"

    "确实厉害,能把杨氏集团短短时间内做的这么大,是个有本事的人!"

    "......"

    业主们各种议论如潮。

    刚才一辆的士路过。车里的杨紫曦听闻议论声,忍不住嘀咕了句:"还不是靠拉陈华仇恨上的位,否则萧家、孔家、陈家,谁搭理他?"

    杨天明哀叹一口气:"可怜的陈华,命运多蹉跎,咱们杨家对他的亏欠太多了。"

    杨紫曦气呼呼道:"都是杨志远害的,他就是天底下最大祸害。他爸妈能生出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爸就不该去给他爸贺寿。"

    杨天明苦笑:"爸是不想去,可是爸就你一个女儿了,爸不去不行啊,杨志远都把话撩那了,他爸五十寿辰,我们要是不去捧场,让我们等着瞧,爸都死过一回了不怕死,可是你还年轻,爸不能让你有事,或许有一天,陈华知道真相,他会重新给你一个家,爸希望你能看到那一天。"

    杨紫曦闻言,顿时面露哀伤之色。

    自己还能等到那一天的到来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