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八章 报复!
    听闻顾安妮这话,陈华仿佛被泼了一盆凉水,立马停了下来,惨笑看着顾安妮,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只是一个嫖客?"

    "对!"

    顾安妮重重点头。红着眼眶说道:"干我们这一行的,说好听是女郎,说难听点就是鸡,所以你别把我想的那么圣洁,我没你想的那样,我就是个肮脏的女人!"

    她脏不脏,陈华知道。

    床上的那多猩红玫瑰,足以证明她不脏。

    他算是明白了。

    她昨晚是在骗他,她终究还是不信任他有那个能力。不信他能帮她拿回属于她的东西,也没有等他,选择了让任邵文帮她。

    "你是在糟践你自己知不知道?"陈华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觉得有些心痛。

    看到陈华痛心疾首的表情,顾安妮落下两行清泪,哽咽道:"我不用你管,走!你走啊!"

    她实际上是不想连累陈华,因为陈华被追杀,都不敢回去,要去港州避难,她又怎么忍心因为自己而害他,让她亡命天涯?

    所以。她只能选择让任邵文帮忙,酿出多大的祸事出来,也由任邵文来承担,而不会祸及到陈华。

    "他走不了了!"

    不待陈华开口,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只见629的房间门打开,许荣昌面色冷冽走了出来。

    紧接着,627房间的门也被打开,一个娇小的女生跑了出来,当看到任邵文一脸血时,她整个人都懵了。

    "哥!"

    她跑过去将任邵文扶起,看向陈华,怒不可遏道:"是不是你打的我哥?"

    "是。"陈华没有否认。

    "你为什么打我哥!"任邵婷怒问。

    "他祸害我的女人,我打他有问题吗?"陈华冷声回应,顾安妮把第一次给了他,在他看来。她如同他的女人。

    任邵婷顿时无言语对。

    而顾安妮听闻陈华说她是他的女人,顿时眼泪决堤一般涌出,哭着道:"陈华。我没资格当你的女人,我是个肮脏的女人,是我不好,让你难受了,忘了我吧。"

    陈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了。

    非得不给他时间,一意孤行,酿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真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

    "妈的!"这时候,任邵文抹了把脸上的血,怒指陈华道:"许老。打死他!给我打死他!"

    "好的少爷。"

    许荣昌回应一声,双拳猛然握起。

    咔嚓嚓!!!

    如鞭炮一般的炸响声,顿时彻响过道。

    "你死定了小子!你他妈死定了!"任邵文面色狰狞的冲陈华吼道。

    他话音刚落。许老身躯猛地一晃,一拳朝陈华砸了过去。

    "陈华,快躲开!!!"

    顾安妮亿万分惊恐叫了出来,这个许老,可是比钟大师还要厉害,被他一拳打中,还能活吗?

    而陈华,面对许荣昌一拳砸来,也没有闪躲,而是牙关一咬,握紧拳头迎了上去。

    "找死!你真是找死啊!"任邵婷忍不住叫了出来,许老神境三重,打死一个丹境宗师,可是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他竟然敢跟许老对拳。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不自量力!"

    许老也不禁吐槽。

    他话音刚落。

    两拳碰撞在一起。

    轰!

    一声巨响,一股恐怖的冲击波,将任邵婷、顾安妮、任邵文。全部掀倒在地,而陈华,只是爆退了四五步而已。

    "这怎么可能?"

    许荣昌眼珠都要爆出来了。

    虽然自己只用了七分力,没有用满分力,但这个力道,足以将丹境大圆满的半步武尊打死了。而这小子只是爆退几步而已。

    难道...

    他也是个武尊不成?

    不可能!

    他当即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世上,没有这么年轻的武尊!

    一定是我搞错了,只用了一成的力而已。所以他才没事。

    他只能这样去解释了。

    不过,他看陈华的眼神,还是充满了震惊。因为他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只用了一成力。

    "我的天,他也太厉害了吧。这么年轻跟许老对拳,只是被震退几步而已?"

    这时候任邵婷揉着被震疼的胸口站起,忍不住惊呼出来。看陈华的眼神顿时充满了震惊与震撼,甚至还有些许的爱慕。

    这么猛的男人,她还是头一回见到。不让她产生爱慕之情都难,因为女人,都喜欢猛男。

    而陈华这么年轻,却有这那么恐怖的实力,可谓是不折不扣的猛男!

    "怎么会这样,许老,怎么会这样?"任邵文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许荣昌说道:"我小看他了,只用了一成的力而已。"

    呼!

    任邵文松了口气:"原来只用了一成力而已,我还以为,他的实力强到能与许老抗衡的地步,都把我吓到了。"

    "能经得起许老一成的力量的一拳,那也是非常厉害了,至少是丹境五重的实力,这么年轻就丹境五重,堪称天下第一武道天才了!"任邵婷赞不绝口。

    而后,她又看向任邵文:"哥,再给你二十年,你都不及人家。"

    任邵文:"......"

    这死丫头,怎么老是长他人志气灭他威风啊!

    "许老,这事就这么算了,不要再动手了,人家这么年轻就那么厉害,小心人家的师父是个比你还厉害的高手,要是再动手,打伤了人家,小心人家的师父找你麻烦。"任邵婷说道。

    然后拉着陈华的胳膊催促:"快跟我走,免得我哥让许老打你。"

    陈华就这样被她给拉走了,看的任邵文都想抽死她的冲动了。

    到底还是不是我妹啊!

    "任少,你没事吧?"顾安妮问道,她怕因为这事,任邵文不帮她。

    出乎她意料的是,任邵文笑着道:"我没事,帮我擦擦脸吧。"

    说完,他拉着顾安妮进房间,砰的关上门,心说你他妈打我,那我就把情绪都发泄在你女人身上。

    只是他没想到,任邵婷已经被陈华拉进房间了。

    "陈...陈华,你要干嘛?"任邵婷有些害怕。

    陈华冷笑:"孤男寡女一个房间,你说我想干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