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流云七鬼 六十八、飘若浮云且西去
    “这口剑……”

    待得浮云老祖觉察到,来袭之地手持的长剑有异,不是普通的凡兵,却已经一指点在了剑尖上。

    只是瞬息间,浮云老祖的指头就焚化成灰烬。

    可怕的剑气顺着分化成灰烬的手指,蔓延到了手腕上,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半条胳膊也化为飞灰。

    浮云老祖终究是千锤百炼,纵横天界数百年的老牌强者,一瞬间就有了决断,伸手一指,点在肩膀上,剩下的半条臂膀也飞了出去。

    但同时也化去了敌人这一剑,蕴含的可怕剑气。

    浮云老祖都来不及运功,制住肩膀上飞洒的鲜血,就急忙纵身飞退。

    此时稍稍换过一口真气的叶神蚕,哪里还肯犹豫?又复催动了迦楼神罗变化,以称雄天下的高速,追上了不住后退的浮云老祖,硬生生跟他换了无数的拳脚。

    虽然迦楼神罗变化,根本不合适硬拼,叶神蚕也被浮云老祖一指头点飞了出去,但却给院长争取到了宝贵的出手机会。

    叶神蚕是天禅寺大学出身,如何不认得这位跟自家老校长齐名的院长大人?

    昆仑剑仙学院的院长,认得叶神蚕和叶天蝉兄弟,他自然也认得这位诸夏的绝世强者。

    剑中的神仙。

    诸夏唯一能够跟老校长平起平坐,震慑全球的顶尖大人物。

    院长还不忘记,给叶神蚕一个嘉许的笑容,掌中的出离剑在九天炼形术的催动下,化为一头狰狞凶暴的苍龙,狠狠贯穿了浮云老祖的胸膛。

    浮云老祖也堪称强横,纵然身子都被剑气炸开了大半,仍旧催运神功,召回自己被剑气崩炸开的血肉,还想要强行弥合身躯。

    此时此刻,五云老祖不知道多么后悔,自己刚才干嘛要出那一道碎云印?

    他为了将功补过,长声喝道:“浮云老儿,你的死期到了。”

    顾尽全身之力,一掌拍中了浮云,浮云虽然连中了院长的两剑,又是被出离剑所伤,全身肌肉都在崩坏,但仍旧有亡命一拼的实力。

    他深恨五云? 仅存的一只手臂,捏了一道法印,不动流云指最强的三招之一? 一指碎星辰? 凡手点去? 根本不抵挡五云这一击。

    两位出身流云宗,同为流云宗武神的绝顶高手,硬生生互换了一招? 五云被一指碎星辰点中? 身躯如镜子一般,浮现了无数裂纹。

    浮云老祖亦是再也控制不住,强行把心脏喷了出来? 心脏出口? 就炸裂成血雾。五云老祖也是数百年的武神? 这一击碎云印哪里是好容易抵挡?

    叶神蚕又复换了一套变化? 身上长出无数肉筋? 宛如长鞭? 催动天禅寺大学的毗卢遮那鞭法,数十条肉鞭,如狂风骤雨,抽个不停。

    浮云老祖拼尽最后一分功力,勉强撑过了这一轮? 就看到一个身穿定制西装? 全身一尘不染? 不像是跟人生死搏杀? 倒像是出来赴宴一般的男子。

    他看到对方的手中,绽放如烈阳一般的剑气,知道自己再无半分生机? 勉强催动了不动流云指与敌人偕亡的一招,一指断奈何!

    若是他在全盛时期,这一招不动流云指的绝顶杀招,纵然是院长也不愿意硬接。

    但他此时,已经是油尽灯枯,功力不足全盛时期的三成,院长手中的出离剑随手一荡,就破去了这一招,仍旧一剑贯穿了浮云老祖的面门。

    当院长抽出了出离剑,浮云老祖当真功力深邃,仍旧剩了一口气,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已经说不出来,只是盯着叶神蚕。

    院长淡淡一笑,让开了半步,叶神蚕嘿嘿一笑,让开了七八十步,这会要是浮云老祖老狗拼命,还有什么绝世杀招,要拖他一起,岂不是赔本?

    五云老祖更是不敢上前,他被一指断星辰,打的身躯破碎,非得有几年功夫,不能修复完整,哪里敢上去?

    便在此时,一道黑光从地下废墟冲起,裹住了浮云老祖。

    马千罡一脸兴奋的暗忖道:“还留一口气,这是给我的吗?”

    “这特么也太好了。”

    浮云老祖本来凭着一口精纯真气,还能吊住生机,但被黑潮剑裹住,滚滚升级顿时都消逝而去,不过几分钟,天武系统就弹出了提示——击杀武神浮云老祖,奖励一千两百万武功值。

    鉴于宿主越级击杀武神,又有流云宗武学通法皆传称号,特转移一门武功为奖励,宿主武功太低,转移武功为不完整状态——不动流云指五十层!

    “五十层?”

    “不是只差一层,就能突破武圣了?”

    马千罡这会儿还在发呆,被他扔在地下,苦苦抵挡不知多少亿万吨泥土砂石的詹星游忍不住破口大骂,但是骂过之后,他还不敢逗留,急忙催动剑光,挖出一条通道,逃之夭夭。

    再停留下去,等院长出手,他个黑武者兼天武者,肯定是没命了。

    詹星游就算不认识院长,但见到如此辉煌的剑术,还能猜不出来么?

    马千罡是借助了黑潮剑,冲起半空,他可没有武圣的本事,还不能浮空。这小子又瞧了一眼五云老祖,正思忖是不是也该捡漏,但天武系统发出的提示是——极端危险,建议宿主不要作死。

    他就只能放弃了这个念头,又复缓缓的降落了下去。

    叶神蚕瞧了五云一眼,露齿一笑,说道:“五云!以后我们算盟友,还是继续厮杀?”

    五云忙不迭的说道:“自然是盟友?”

    叶神蚕立刻弹出一粒丹药,说道:“此乃我精研的疗伤大药,就好心好意赐你一粒。”

    五云用脚指头猜,也可以知道,那玩意不是什么疗伤大药,指不定是什么玩意儿,但肯定不是什么好玩意。

    他这边正在犹豫,院长已经悄然到了他身边,随手一拂,一道奇异的劲气,就传入了这位流云宗武神的体内。

    院长做了这一切,就洒脱而去,连半句话都没有留下。

    他就是来杀浮云,尽管最后是小马儿捡漏了,但浮云死了,院长的任务就完成了,作为诸夏的支柱,他不可能多在天界逗留。

    叶神蚕摸了摸下巴,笑嘻嘻的,五云感受了一下体内的剑气,愁眉苦脸的把丹药给吃了。

    别说,甜甜的味道还可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