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86章 明枪暗箭
    似乎没想到他会用这样命令的语气同她讲话,叶夫人微微诧异,“以默,你知不知道,今天婉儿被抓,十有八九和这个女人有关!他们今天在商场里发生了争执,之后婉儿就失踪了,你说!是不是她……”

    喻以默一字一句的道,“婉儿的事情我去处理,但是要先把她给放了。”

    他语气坚定,不容置喙。

    “以默你!”叶夫人气的手微微颤抖,“你竟然帮一个外人!我要是不放,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喻以默的唇紧抿成一条线,面色冷峻的说道,“如果您不肯放人,那我只能硬抢了。”

    叶夫人闻言,更是气的不行,“你竟敢……”

    她话还没说完,喻以默一个眼神示意,他身后的手下立刻训练有素的散开,围住了叶夫人和他们身后的车。

    这架势,不像是说说而已,很显然,这是动了真格了。

    阮诗诗站在原地,也没想到喻以默会为了自己和叶夫人撕破脸皮。

    喻以默薄唇轻启,抛出一句不带什么情感的话,“岳母,得罪了。”

    叶夫人气的浑身发抖。

    她虽然带了几个人,可她很清楚,自己手下的这些人肯定不是喻以默的对手,与其跟他闹僵还讨不到什么好处,倒还不如先退一步。

    她深吸气,盯着喻以默看了半天,最终终于松口,“放人!”

    她的手下有些诧异,看了又看,最终将阮诗诗往前一推。

    阮诗诗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喻以默伸出手臂,稳稳的将她扶住。

    阮诗诗深吸气,抬眼看了一眼他,没有说话。

    喻以默收回手,又看向叶夫人,冲她微微欠身,一字一句道,“岳母,婉儿的事情交给我,明天,我会将她送回家里,您放心。”

    叶夫人气的脸色都青了,到底没说出什么,她咬紧牙关,最终狠狠地瞥了阮诗诗一眼,带着人上了车,扬长而去。

    阮诗诗站在一旁,看着那辆车子离开,心头的紧张才慢慢舒缓了几分。

    如今,明枪暗箭,明争暗斗,都已经让她身陷囹圄,防不胜防。

    叶婉儿,叶夫人,还有那个她不曾搞清楚的奇怪组织,甚至包括喻以默,这些人,只要想要毁掉她,都再容易不过。

    突然,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我怕的,就是发生这样的状况。”

    阮诗诗回神,一转头,就对上了男人那双黑沉沉的眸子,她深吸气,这才发觉手心已经湿透了。

    喻以默淡声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看到男人朝她伸过来的手,阮诗诗避之不及,动作迅速的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一时间,喻以默的手悬在半空,略显尴尬。

    不等他再开口说什么,阮诗诗就已经飞快地迈步走到路边,拦下一辆计程车,快速上了车。

    看着女人决绝离开的背影,喻以默心口一紧,涌现一股说不清的酸楚。

    从什么时候起,他和阮诗诗之间已经变成这样了?分明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可是她却完全不明白他的心意。

    此时,阮诗诗坐在计程车上,浑身冰冷。

    如今,她越发觉得待在喻以默身边有多么危险,未知的人和事,突发的意外,这一桩桩,一件件,都让她感觉到恐慌和后怕。

    直到计程车慢慢驶入西桥园,看到熟悉的景象,阮诗诗的心才多了一些安稳。

    车子抵达别墅门口,阮诗诗下了车,刚走进房间,就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宋夜安。

    宋夜安闻声,立刻起身,朝她走来,眉眼间带着几分焦灼,“怎么回事?打电话也不接,我一直在担心你。”

    刚才他打给她的电话是喻以默接听的,被挂断之后,他又拨了好几通,都没人接,他一时担心,就赶到西桥园等她了。

    阮诗诗有些疲惫的摇了摇头,“没什么事,喻以默找我,是来问叶婉儿下落的。”

    宋夜安闻言,连忙询问,“他为难你了吗?”

    “没有。”阮诗诗深吸气,转而看向他,面色严肃了许多,“你为什么突然抓了叶婉儿?”

    宋夜安沉默了一瞬,随后才沉声解释,“抓她不是目的,我是为了钓出霍川。”

    “霍川?”

    听到这个名字,阮诗诗身子一紧,后背生出一阵莫名的寒意。

    她知道,这个霍川,是叶婉儿忠诚的属下,五年前,他就对她下过手,包括上次莎莎被蛇咬的事情,也和他有关。

    他是一个不简单的狠角色,不容小觑,更不能掉以轻心。

    也难怪宋夜安抓了叶婉儿,只为把他给钓出来,因为这次安安出车祸的事情,说不定也和他有关。

    宋夜安一本正经的说道,“等一个晚上,按照霍川的性子,今晚肯定会现身,一旦他现身,我安排的人把他拿下,明天一早,我就放人。”

    说着,他转而朝阮诗诗看过来,语气缓了许多,“诗诗,你不会怪我吧?”

    用这样的手段,确实激进了一些,可是如今,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阮诗诗深吸气,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手臂,以表慰藉,“我理解。”

    如今安安的情况这么糟糕,他身为哥哥,肯定也想尽快抓坏人落网。

    如果换作是她,她也会这样做。

    现在,就等着度过这漫漫长夜,等到明天上午,抓到了霍川,这件事才能往下推进。

    这一晚,阮诗诗辗转反侧,几乎没什么睡意,两只眼睛发酸发涩,可是脑海里却还是忍不住掠过一件件事,扰得她无法入睡。

    最后,她爬起来,服用了两片褪黑素,这才睡去。

    谁知,这一睡着,再醒来,已经日上三竿,时间不早了。

    阮诗诗匆匆起床,快速洗了把脸,连忙下楼。

    看到正在阳台浇花的刘女士,阮诗诗立刻走上前询问,“妈?夜安走了吗?”

    “嗯,一大早就走了。”

    阮诗诗闻声,立刻摸出手机,给宋夜安拨了一通电话。

    如果晚上霍川现身了,那现在应该已经抓到他了。

    这么一想,她心头有些隐隐的激动,握着手机的手也慢慢收紧了几分。

    响了好几声之后,那边才有人接听,“喂?”

    她有些激动的问道,“夜安?抓到霍川了吗?”

    那边顿了顿,之后才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没有,他没出现。”

    这句话,宛如一盆冷水,直接从阮诗诗头顶浇了下来。

    这么说,霍川没现身,那他们把叶婉儿绑了,关了一夜,这一切都白做了?

    “怎么会?”

    如果霍川真的对叶婉儿忠心耿耿,得知她被绑,肯定会有所行动,可没想到,昨天一晚上,没有任何人为叶婉儿出头。

    阮诗诗深吸气,开口问,“那叶婉儿……要放了她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