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85章 疑窦二
    一通电话意料之外的搅得我心绪不宁。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事有蹊跷,可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最终带着一肚子疑问睡了觉。

    翌日醒来,沈彦迟还在身边躺着,我睁开眼看到他的睡眼,心里莫名安了心,可是一想到昨日的种种,我依然无法安心,这大概就是做了措施的后遗症吧。

    心虚。

    趁他没起来,我轻手轻脚下了床,然后简单的洗漱完之后,就下楼直接去了厨房,打算做好早餐在叫醒他。

    想着好久没有吃过牛排了,便打开昨天新买的牛排准备开始下锅煎,刚拆开袋子,沈彦迟的声音就从身后适时地响起。

    他的声音波澜不惊,“我一会儿要去宅子里一趟,答应了和爸一起吃早餐,你不要做我的那份。”

    我的手微微一顿。

    随即转过身看向他,“这样啊,我还想说好久没有吃牛排了,煎块牛排来吃的。”

    说着,我的语气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失落。

    沈彦迟面色有些怔楞,可还是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说,“不了,你自己吃吧。”说完就开始穿起了外套,然后沉默的走到门口去换鞋。

    哪怕我正一瞬不瞬的注视着他,目光直接的无法忽视,可他都愣是没有看我一眼,穿了鞋句出了门。

    我站在原地良久,沉吟了会儿,表情不由一瞬间变得有些黯淡,我可以理解我是多心了,可是我总认为他是知道了。

    所以不愿意面对于我,是么?

    想到这里,我的心一沉。

    天气越来越冷,即使办公室里开了暖气,可是坐在里面,依然有寒意从身上袭来,冷的让人无法静心工作。

    顾烨是头一个发现我的脸色很不对劲的。

    开完会,他说有一个新研发的产品要给我看一下,便跟我一起去了我的办公室,然而当他拿着小型设备仔细跟我讲解的时候,我却一不留神就出了神。

    在顾烨发现后,叫了我好几声,我才恍然缓过神来。

    我有些怔松的看着他,“你刚刚说什么?”

    顾烨看了我一眼,随后将手里的小设备放在桌上,语气带着明显的关切说,“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从今天早会开始就心不在焉的,包括我刚刚跟你讲解这个设备的性能你都走了神,还是我说话太无趣,让你不爱听?”

    闻言,我立即摇了摇头,带着一些歉意的跟他说,“不是你的原因,可能是天气越来越冷了,我怕冷,所以注意力不太容易集中,很抱歉。”

    顾烨抿了抿唇,却是一针见血,“荣曦,你很明显的有心事。而且这件事从今早上开始就困扰着你。”

    我倏地一顿。

    他也不再继续追问,而是拿起设备站起身,说道,“我下午会去一趟厂里,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去,再由技术员亲自跟你说。”说完就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我猝不及防的开口道,“如果你身边的人曾经处心积虑要害你,而有一天被你知道了,你会怎么做?”

    顾烨脚步停下。

    下一秒他回头深深地看着我,然后说,“那要看这个人是谁。”

    “如果,是你的妻子呢?”我同样抬头看向他,表情无比认真。

    顾烨微微顿了顿,他似乎陷入沉思之中,大概过了一会儿才再次开口道,“首先得知这个真相之后,我肯定是第一时间无法接受的,也怎么想不到每天晚上睡在自己枕边的人竟然有要害我的心思。所以一时之间很错愕也很震惊,难以消化也是真的。至于怎么做,我觉得每个人的感情不同,我对珍妮只是夫妻间的尊重,而且一旦真的发生了这样的情况,也许我会做的很绝。”

    我猛地一怔。

    好半天才说道,“是吗?”

    顾烨却没说话。

    他沉默了会儿,才问我,“你指的是你和沈彦迟,虽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是你感觉他发现了是吗?”

    我再次一滞,对他敏锐的洞察力却也是由衷的佩服。

    见我不说话,顾烨想了想,然后道,“其实事情都是两面性,你看到的或者你猜想的或许只是事情的一面,而他如何做,也可能是另一面。以他在乎你的程度,我可以肯定的说,他不会愿意伤害你。”

    说完这句话,顾烨的手机刚好一个电话进来从而也打断了我们之间的对话,于是这段对话也结束了。

    他走后,我陷入反复的思量中。

    头一次觉得一天是如此的漫长,明明什么也没做,却觉得无比的疲倦。

    中午沈彦迟的订餐准时送到,可是我却没什么胃口,勉强吃了几口,就再也吃不下去。

    于是拍了张没动几口的饭菜图片发给了沈彦迟,下面附上文字:没胃口。

    发送出去后,我的心同时一阵忐忑之中。

    很快他就回了消息,直接回了个电话给我。

    第一句话就是,“饭菜不合胃口?”

    我顿了顿,他语气里透漏出很明显的关心让我的心莫名的舒坦了一些。

    不过做戏肯定要做全套。

    于是我苦着脸,语气艰涩的说,“不知道为什么,吃下去总是有一种反胃的感觉,可能是不小心着凉了。”

    我说这话的时候主要目的是表达我身体不舒服,并没有其他的歧义。

    却不料,下一秒他突然问道,“你大姨妈是不是推迟了?”

    我一愣。

    收到这个提醒,却像是突然抓准了契机一般,连忙去拿桌上摆着的日历,可是一看,却并没有。

    心中微微有些失落,语气也淡了下来,我说,“还早呢。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边短暂的沉默之后,随后语气平静无常的说,“既然排除了那个的可能,就要去医院看看,是不是着凉了,及时吃药,你工作吃饭不准时,应该是胃不好,早一点吃药,对你自己好一点。”

    说完我刚要接话,那边就道,“好了我还有工作,晚上回来跟你说。”然后不等我说话就挂了电话。

    电话一阵忙音。

    我的心也莫名的空落落的,并没有因为他几句关心的话而变得好多了。

    晚上回去,一室清冷。

    我将暖气打开,然后索然无味的坐在客厅里,什么心思都没有,只想见到沈彦迟。

    甚至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我想主动与他坦白。

    可老天依然不给我这个机会,在我等了他将近一个小时之后,他发来短信,说晚上有应酬,不要等他。

    我的目光落在这短短的一行字上面,很久都没有说话。

    那天晚上,沈彦迟依然回来的很晚,其实他回来我还是知道的,因为心里有事所以根本睡不着,可是不知为何,一肚子话却都讲不出来了,索性装睡。

    感觉到他洗完澡,睡在我的身边,但也没有和往常那般把我抱在怀中,只是单纯地各睡各的。

    心里还是很失落的。

    可却不想主动说话,我甚至在想只要他主动开口跟我讲一句话我都全部跟他和盘托出,可惜并没有。

    包括第二天早上,他都没有和我说什么,依然是不在家吃早餐,脸上也有些冷淡。

    就这样,我基本笃定他是知道了什么的。

    却一直忍着不说,但也不想与我接触,大概便是顾烨的那句,不忍心伤害我吧。

    可是却无法忍受我的行为。

    从那天起,一连几天沈彦迟都早出晚归,也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却又很刻意的的在躲着我,渐渐地,我想要主动说明一切的心思也没了。

    两个人就此陷入了无形的拉锯战。

    我不知道他好不好受,反正我是不舒服的。无论心理上,还是身体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