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20章 嘲笑
    这一声,明显是太过疼痛而发出来的。

    苏毓康顿时便就松开了搀扶着伍彦辰的手,来到门前,举起的拳头捏的死死的。

    “墨染!”他怒吼一声,随即换做了林冷烨的名字。

    然而里面除了那一声惨叫之外,便就再也没有了别的声响,没有人回应他的喊声。

    蝶翼见状,不忍心的上前劝说道:“王爷,主子的医术您应该放心,必然不会有事的,您现在这样,也不过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苏毓康放下高高举起的手臂,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希望你的主子真的能够和你说的如出一辙。”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蝶翼,眼中的寒意开始渗透出来,将蝶翼觉得浑身一寒,咬牙应道:“我家主人究竟如何,王爷必然是清楚的,既然如此还是不要浪费时间的好。”

    “哼!”苏毓康冷哼一声,随即便就转身将趴在栏杆上的伍彦辰重新搀扶起来,朝着偏门的位置而去。

    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忍耐,不然的话得到的结果必然不会是自己想要的。

    伍彦辰能够感觉到苏毓康的情绪,一点都不敢随意张口,只是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的呼吸,深怕不小心就惹到了面前的男人。

    伍思身上的伤本来就十分严重,后来又被割伤了手臂,失血过多导致脸色惨白,瞧着便就像是一个死人一般。

    “我们还是救救她吧!”伍颜辰不忍心的开口,虽然之前说过许多绝情的话,但是真的看见伍思就要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的想要救人。

    苏毓康没有开口,只是起身便就朝着门外而去。

    伍彦辰立即抓住对方的衣袖,焦急问道:“你要去哪里?”

    “白明月没找到。”苏苏毓康回了一句之后便就快步离开,他必须在林墨染醒来之前赶回来。

    被留下的伍彦辰明显有些害怕金辰,浑身一个哆嗦,不敢多开口,只好自己上前想要简单想包扎一下伍思,幸而蝶翼站在一旁看不下去,随即便就上前去帮忙。

    苏毓康回想着自己与白明月分散的大概位置,最终找到了那一株桃花,脚下踩着的便就是白明月当时的卜卦,不过旁观似乎又多了一个标记。

    他蹲下身体去看,果然看见这是一个特殊的符号,但是具体是什么意思却是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只是既然记号出现在这里那就必然不是无意义的,于是苏毓康便就低头将这记号完成的给记载了下来。

    以桃花为中心点,开始扩散似的寻找着白明月的踪迹。

    正当他开始焦急的时候,才听见不远处的位置传来了打斗的声音,立即便就朝着声音的位置快速而去。

    两人被十几人包围在中间,这些人都穿着统一的服饰,明显就是力家派来的人,其中为首的便就是奉命前来的邈邈。

    阿列蹙眉抵挡着众人,想着自己估计今天是要死在这里,不免有些可惜,不过若是能够死在这里,也许是对他而言最好的解决。

    “林墨染在哪里?”邈邈轻声问着,宛若是一具行走的尸体一样,看着人的眼神没有半分的光芒。

    阿列冷哼一声,嘲笑道:“我家主子的消息也是你能够询问的!”

    眼看便就要谈不拢继续打斗起来,白明月便是突然上前而去。

    苏毓康见局势有些奇怪,倒也没有直接冲进去,因为他明白邈邈的实力,即便他现在比起之前已经有所进步,但是若对上邈邈的话,胜算也没有很大。

    “我是白家的白明月,我跟你们走,你们就放过他。”她语气十分肯定肯定,似乎是明白自己的价值。

    邈邈一听是白家的人,顿时便就明白其中的缘由,眉目一转,似乎是给自己找到了一条退路,只是还没有等她点头同意,她身后的人便就先一步的开口道:“杀了他带你回去也是一样的。”

    她一转头便就发现了那个说话的男人,一个从头到尾都拿着不屑的神色看她的男人。

    尤其是当她从力褚的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这是一个看不起她的男人。

    白明月显然也料到了这样的场景,拿起一根不知道从上面时候拿在手中的银簪,“那我就死在这里,你们主子若是想要计划实行的话,若是没有我,那就等于白费功夫,我若是想死,是没有人能够阻拦的!”

    男人明显一慌,“好,我答应你,我们放着男人离开!”

    这人完全就是没有将邈邈看在眼中,明明邈邈才是这个行动的指挥人。

    白明月却是没有去看男人,反而是盯着不远处的邈邈,像是在等着对方开口承诺。

    男人见状,露出不甘心的神色,他暗自咬牙,朝着邈邈便就命令道:“开口啊!若是白明月出了什么闪失的话,你看大少爷还会不会护着你!”什么玩意!

    邈邈眼中闪过杀意,她一步步朝着白明月的位置而去,只是在关键时刻却是猛地转身,隐藏在暗处的锋利直接划开了那男人的脖颈,此时他的脸上已经充满了恐惧。

    只是这样依旧没有办法阻挡不断流出的鲜血。

    “他们可以凌辱我,但你不行。”邈邈冷眼看着这人死去,眼神轻飘飘的朝着身后的那些人看去。

    被扫过的人顿时浑身一抖,不敢去看邈邈。

    “我答应你。”她轻声开口说着,三两下便就将白明月给制服,只是在上前料理阿列的时候,突然察觉到浓烈的杀意,猛地松开了手中的白明月。

    便就如同她所料,身后的竹子中插入了一片竹叶。

    “出来吧,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邈邈警惕的看着四周,基本上已经能够判断对方大概是在什么位置上,脑子里面已经有了下一个行动指示。

    苏毓康也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完全躲避邈邈的眼睛,他缓慢的从浓雾之中走出,张口道:“我不是来硬碰硬的,拿自由来换白明月,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邈邈听懂对方的意思,下意识反驳道,她已经被下了毒,自由哪里是那么容易得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