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脸皮抽筋
    姑娘你不对劲啊万有引力-卷一第三十八章脸皮抽筋车辆一路驶过市区,最后来到北府军在城外的军营。

    对于京口镇能发展到如今这个程度,其实程晋阳也是颇为意外的。

    诚然,有北方流民提供无限的人力,也有五姓家不计成本的资源投入,但产业转移毕竟也存在滞后性。

    不是说你这边提供了企业的发展环境,人家第二天就会大批大批搬过来。

    真正驱动产业转移的,其实主要还是苏子高攻破建康的那次。

    在程晋阳的救援下,大量建康市民沿着地网管道东逃,来到京口这边躲避战乱。

    其中也有不少是非士族出身的平民老板,来京口后敏锐地意识到了这里的商机。

    等建康收复之后,京口这边的企业数量便如雨后春笋般增长。

    事实证明,这些中小公司虽然良莠不齐,泥沙俱下,但至少在解决就业和增强经济活力方面,便是所有士族加起来也没法与他们媲美。

    离开京口市区,庾元规也已经回过神来,意识到京口的发展并不完全是士族投入的原因,也有从先前建康的战乱里吸饱了血的缘故。

    只是无论现在多么繁华,京口依旧建立在虚无缥缈的空中楼阁之上。一秒记住

    原因也很简单:它位于江北。

    没有大江天险的阻拦,就意味着可能会有零星的妖魔,渗透穿过骁骑军的防线袭击这里。

    只要发生一次妖魔袭击事件,那么京口的资产价格、市场信心和民众情绪都会遭到重挫。

    所以没有什么值得惊讶和嫉妒的,京口的兴盛是基于时代的进程。如果有一天崩塌了,也是时代的选择。

    思及至此,庾元规原本有些浮躁的心情也重新平稳下来。

    南康和庐陵两人倒是没有想那么多,正在叽叽喳喳讨论刚才汽车路过的时装店。

    “老姐,等下陪我去买衣服。”

    “你自己去。”

    “你要是不陪我去,我就叫姐夫陪我去!”

    “行啊,你要是能把他说动,就让他陪你去。”

    “姐夫!等下陪我去买衣服!”

    “等下估计不行。”程晋阳抱歉说道,“我有公事呢。”

    “那我就反对你们这门亲事。”庐陵抱着双臂,气愤说道。

    “你的反对无效。”南康笑道,“具体还得听大舅的。”

    “我知道了。”庾元规难得地开了个玩笑,“后续我跟你母亲说下,你将来的驸马,重点要找能陪你买衣服的。”

    于是庐陵便呐呐地说不出话来,很是羞涩。

    汽车开到军事驻扎区门口,程晋阳便带着众人下车,在营地里视察起来。

    “这是我们最新开发的军事载具,代号为‘磨盘’。周围的攻击部件由大量的机械刀片绞盘构成,可以有效地清理威胁京口北方区域的傀伥群。”

    庾元规:???

    他盯着停驻在训练场上的巨大机械,质疑问道:

    “用刀具清理傀伥?而不是使用弹药或火焰?”

    “是的。”程晋阳回答说道,“弹药和火焰的耗损率太高,射出造成杀伤的同时便在消耗,而刀片的使用寿命更长,造价也相对便宜。”

    “面对集群傀伥的时候,这个厚度的刀片也用不了多久吧。”庐陵也提出了疑问,“我记得神武军早就提过类似的载具设计,然而最终却在测试环节就被否决了。原因是一旦刀片在战场上卷刃报废,整台载具就会立刻失去作战能力,毕竟我们不可能冲进傀伥群里,给载具更换新的刀片。”

    “确实如此。”程晋阳点头说道,“但是,如果塞一个阳翟褚氏的异能者在里面,那么即便是刀片损坏了,异能者也可以在安全的载具内部发动异能,将刀片重新塑型修复,所以就不会有更换续航的问题。”

    众人:………………

    合着你将阳翟褚氏的世家子弟当士兵用啊!

    “那么高阶妖魔呢?”庾元规皱眉问道,“如果是寻常的军事载具,遇到高阶妖魔的突袭,我们可以接受一定程度的战损比。”

    “但如果每个载具都要配备一个金属操纵的异能者,这人员损失的代价就高了。阳翟褚氏愿意长期为你们提供人手?”

    “是的。”程晋阳笑着回答,“褚公还是很好说话的,知晓我们京口面临的北方安保压力后,愿意无偿为我们在这方面提供人事支持。”

    于是庾元规便说不出话来了。

    褚季野要是好说话,当初王处仲之乱和苏子高之乱,怎么不见他如此慷慨地“无偿提供人事支持”?

    说到底,也就众多五品世家,朝廷还能以权势压人。

    若是四品名门望族,便可以和台城讨价还价。

    至于三品的五姓家,若是真的不愿意做什么,便是皇帝也束手无策,否则士族便要哗然惊诧。

    作为名门望族的阳翟褚氏,自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以往褚季野在朝堂担任侍中,当官当得可是出神入化,人称“心中自有经纬”“皮里暗含春秋”,说话办事都是滴水不漏,任谁也占不到他的半分便宜。

    程晋阳为什么能赢得他的青睐?还不是因为娶了他的女儿褚青青!要不然他怎么可能怎么好说话?

    想到这里,庾元规便觉得嘴里似乎有些发酸。

    我那些儿子和兄弟们,若能有这程晋阳的半分本事,哪里还需要我殚精竭虑,经营荆州?

    把出名的世家大小姐都娶了,然后大半个士族来投,岂不美哉?

    当然,有句俗话叫“打不过就加入”。若是程晋阳得了全体士族之力,反过来作为自己的对手,那自己可得吐血了。

    好在有南康在此,便不至于将关系弄成敌对,后续再徐徐图之……

    等等,庾元规又想到一件事:

    这些士族如此不惜血本投入京口,是要表达对程晋阳的支持吗?

    不对!应该是要尽可能在他的势力内部拉拢关系,从而争取正妻之位啊!

    毕竟联姻归联姻,谁忍心让自家女儿在别的女人面前端茶送水,伏低做小?

    若南康要嫁过去占了正妻,以五姓家如今这般投入血本的态势,又岂会心甘情愿地将位置让出来?

    今后必有恶战!

    见大舅脸色阴晴不定,庐陵便悄悄问姐姐:

    “大舅这是怎么了?脸色又青又白的……”

    “谁知道呢?”公主姐姐淡淡地道,“兴许是脸皮抽筋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