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5章 第一百零五章
    ♂nbsp;

    筷子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顾培风呆滞着一张脸,茫然无措地看着自己的小爸和父亲。

    顾上将怀疑自己听错了,揉了揉耳朵。

    顾图南即使有所预料,

    但当听到小爸亲口说出来时,

    他依然流露出些许失态。

    餐桌上依然保持平静的只有黎松韵和顾勉两个人。

    顾勉一动不动地坐在座位上,

    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岁月没有在这个alpha身上留下多少痕迹,

    他身着一袭军装,神情冷淡,

    灰蓝色的眼眸带着独属于精英的傲慢。

    黎松韵看着顾勉,

    他想,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人看他的眼神却是从未变过,连听到他要离婚的要求,

    目光都没什么波动。

    反倒是他,他必须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昂首挺胸,维护住自己最后的尊严。

    黎松韵很清楚地知道此刻的他不是真正的平静,他也很清醒地明白,

    只有切断和这个人的羁绊,他才有可能获得心灵上的宁静。

    他会遭受这个社会上各个方面的指责、不理解甚至恶意编排,

    但没关系了,只要能逃离这个人的冷眼旁观,

    从那一次次理性和感性斗争的漩涡中挣脱出来,

    他可以接受外界的任何声音。

    望着依旧面无表情的顾勉,

    黎松韵深吸一口气,

    轻声道:“我可以不要财产,

    我只要小风的抚养权。”

    他当了这么多年的顾家夫人,攒下了一些钱,足以照顾好自己和顾培风。

    “小黎,你在说什么?”顾上将震惊道:“你要和顾勉离婚?!”

    黎松韵点头。

    “你疯了?!”顾上将还想再说什么,但是顾图南却开口道:“爷爷,这是小爸和父亲两个人的事情,是他们的婚姻,我们不该干预。”

    “我不该干预?!”顾上将猛得拍桌子道:“我是顾勉他老子!是你爷爷!这个家难道我还做不了主了吗?!”

    巨大的力道不慎掀翻了饭桌,没有动过一口饭菜稀里哗啦跌落一地。

    望着勃然大怒的爷爷,冷漠的父亲和要离开这个家的小爸,顾培风害怕地哭了出来。

    在犹如闹剧的环境里,顾勉依旧一动不动,像是一尊铁做的雕塑。

    黎松韵的裤脚被打翻的热粥溅到,他想这有点麻烦,要在走之前换一件裤子吗?

    心里这么想,黎松韵的神情看不出他在想这些细碎的事情,他对沉默的顾勉道:“离婚协议我已经印出来了,放在我们的卧室里,我知道你肯定会提出一些修改意见,所以你这几天可以找律师拟定一份你满意的离婚协议。”

    “我只要小风的抚养权,协议的其他方面,都由你来定。”

    黎松韵说完后看顾勉还是沉默地盯着他,一言不发好似默认了一样。

    其实按照顾勉的思路来想,同意离婚很合理,顾勉只是需要一位听话好拿捏的顾夫人,他不做这个顾夫人,多的是年轻漂亮听话懂事的oga抢着当。

    而他不争家产,要的也只是一个beta孩子的抚养权,他给顾勉生了三个alpha,他只带一个beta孩子净身出户,不会给顾家造成除了颜面外的其他损失。

    黎松韵又等了一会儿,看顾勉还是没说话,他站起了身,礼貌道:“那我先走了,离婚协议的具体内容我们可以在光脑上讨论。”

    说完黎松韵准备转身离开,就在这时,他的手腕突然被顾勉紧紧攥住,“不许走。”

    灰蓝色的双眸偏执地盯着他,沉默许久的顾勉终于开口道:“黎松韵,我不允许你走。”

    冷峻的语调。

    比起挽留更像是命令。

    黎松韵想要挣脱开,但alpha的力气大得惊人,宽大的手掌纹丝不动地覆盖着他的肌肤。

    “你是对离婚协议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我说了,我只要小风的抚养权。”黎松韵咬着牙想要掰开顾勉的手,“如果你担心顾家的颜面,你可以把婚姻的过失全部往我身上推,我不会散播任何对顾家不利的言论......”

    “父亲!你抓疼小爸了!”顾图南冲了上来,用尽全力才掰开顾勉的手。

    黎松韵纤细的手腕上留下了一道发青的指痕,触目惊心。

    顾勉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不知道要说什么,不知道要怎么和黎松韵那双能轻易刺痛他的眼睛对视,更不知道自己此刻在想什么。

    他看着黎松韵昂首挺胸,毫不留恋地离开了这个家,从始至终都没有回过头。

    父亲在发火,小风在大哭,小南追了出去,所有人都在说话,都在动作,就只有他僵在了原地。

    他站了很久很久,久到家里的一片狼籍都被收拾完后,顾勉才迟缓地打开光脑,打响了给莫中将的通讯。

    “喂?是老顾吗?大晚上你怎么想到要打给我啊?”

    他听到自己说:“黎松韵生气了。”

    *

    “小爸,你今晚不住家里要去哪里?”顾图南看了一下时间,“很晚了,你一个oga夜里出去不安全,你想去哪里我送你去。”

    黎松韵有些冷,夜晚的吹得他很冷,他的裤脚上还沾着冷却凝固的粥,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一定狼狈得厉害。

    “回黎家。”

    顾图南打开车门,扶黎松韵进去,车灯下面黎松韵苍白的脸上透出病态的红晕,顾图南突然反应过来这个时候的小爸还在发烧,“退烧药是不是落在家里了,小爸,我帮你去拿——”

    “不要回去!”

    黎松韵颤抖着抓住了顾图南的手,只有凭借这一点颤抖,顾图南才可以触碰到被那完美仪态掩盖的脆弱。

    “我们快走。”黎松韵轻声催促道。

    在这一刻,顾图南突然很像狠狠打顾勉一拳,再扇自己一个巴掌。

    这些年里,他们究竟把小爸逼到了什么地步?

    顾图南用最大的力气使出最轻柔的力道,将黎松韵的手轻轻移开,“好,我们现在就走。”

    悬浮车飞速启动,车窗外的风景模糊成一团看不清的黑,顾家被抛在深沉的夜色中,仿佛与铺天盖地的阴影融为一体,张牙舞爪地纠缠着他。

    黎松韵伸出手捂住自己手腕上的淤青指痕,刺眼的,带着疼痛的,好像是顾勉在他身上留下的烙印。

    没事的,没事的,你已经提出来了,你一定可以离开他的。

    顾图南担忧地回头看了一眼黎松韵,他注意到小爸的指尖在控制不住地颤抖,像是某种瑟瑟发抖的小动物。

    违背终身标记了自己的alpha的命令,即使那个alpha没有释放出信息素,oga都会感受到极大的心理压力。

    “小爸,唐白今天直播了,你要看他的直播回放吗?”顾图南知道小爸很喜欢唐白,小爸亲口说过,看到唐白这个孩子他的心情都会变好。

    黎松韵缓缓点了点头。

    光屏投放在虚空,画面中的小oga虽然穿着病号服却活力满满,琥珀色的双眸盛着一汪清晨的花露,亮晶晶地折射出清凌凌的光,他笑起来时,连纤长的睫羽都甜蜜得过了头,盘踞在车内的黑暗一瞬间都仿佛消退了。

    “我一点都不想去做家庭主夫,一点都不想,我也想劝在看我直播所有oga,如果你们有选择的话,一定不要做家庭主夫。”

    “我并不歧视家庭主夫,我是一个oga,我知道做家务很辛苦,虽然我没有养过孩子,但是我上过专业课,知道培养出一个优秀的孩子有多困难且辛苦。”

    “可惜很遗憾,这些只有我们知道,大部分的alpha是不会知道的。他们只清楚他们在外面赚钱养家,而你在家里貌美如花。哦,如果你不能负责貌美如花,在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中蹉跎了岁月,变成黄脸婆后,他们会选择换一个oga来貌美如花。所以你需要安排好婚姻中的时间管理,照顾家人的同时提升自我,永远体贴包容、美丽优雅。”

    唐白用最甜美的语气,说出最残酷的现实:“可是在他们的心里,你是一个保姆、厨师、育儿师......你的生活重心永远围绕着家人,你付出了很多,但他们没有意识到你的价值,这就等于你没有价值,你只感动了自己。”

    “没有财权,没有事业,你和仰人鼻息的宠物有什么区别?没有尊重,没有平等,婚姻和禁锢自由的坟墓又有什么区别?”

    琥珀色的双眸明亮,甜软的声音像棉花糖一样飘荡,好似天使的圣音伴随着灿烂的日光落下:“如果你有能力改变自己的生活,请你将人生的主动权把握在自己的手里,永远也不要选择依附别人。”

    黎松韵一眨不眨地望着唐白的影像,仿佛要从这个像小太阳一样的孩子身上汲取温度和力量,他听唐白用软绵绵的语气近乎撒娇地描绘未来:“想一想你除了当家庭主夫,还想要些什么?”

    “曾经让你热血沸腾的理想。”

    “和社会厮杀的野心。”

    “向命运反抗的不屈。”

    “还有那发自内心的强大自信。”

    黎松韵怔愣地望着虚空中的唐白,一直在不自觉颤抖的指尖平静了,他布满裂痕的心好像被一些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温暖又正面的东西填补了。

    直播回放里的唐白还在继续说:“但是绝大部分的oga并没有选择的余地,我们上的是礼仪学院,接受到的教育是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家庭主夫,我希望联邦能保证oga享有与alpha、beta平等的文化教育权利......”

    “叮咚~”消息提示音响起,是莫中将发来的询问,问他怎么突然要离婚。

    “因为我想做黎松韵,而不是任何人的附庸。”他这样回复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