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章
    ♂nbsp;

    到黎家时已经是深夜,

    黎父黎母收到消息已经在门口等待许久,看到黎松韵风尘仆仆从车上下来,黎母立刻搀扶住黎松韵,

    心疼道:“怎么脸色差成这样?”

    “小爸发烧了。”顾图南道。

    黎母用手背测了一下黎松韵的温度:“哎呀,

    这么烫,发烧了怎么还穿这么少,

    你啊,

    都是当小爸的人了,还不会照顾好自己。”

    顾图南这才注意到小爸是穿着居家服的轻薄衣服就出来了。

    alpha的体质比oga好,

    顾图南冬天的时候都只用穿两件,他很难注意到这样的细节。

    “赶紧进屋吧,

    小南,

    你也到屋里坐坐,大晚上还要麻烦你送你小爸回来,真是辛苦你了。”黎母对顾图南这个外孙说话时,

    不自觉带上了一丝讨好的语气。

    “不了,我还要回去。”顾图南不知道家里的爷爷和父亲会闹成什么样,

    小风一个人呆在家里他不放心。

    今晚爷爷当着小风的面摔桌子,

    父亲在小风大哭时无动于衷,

    这些画面只要一回想起来顾图南就觉得头疼。

    黎母和顾图南又寒暄了两句,

    等顾图南走后,她扶黎松韵进了屋子,

    在家里找出退烧药给黎松韵吃下,忙前忙后一刻钟都没有停下来过。

    “爸,

    妈,

    我要和顾勉离婚了。”黎松韵轻声道。

    黎母的动作一顿,

    她将新找出的睡衣递给黎松韵,

    为难道:“松韵呀,你不是小孩子了,离婚这种赌气的话不要随意挂在嘴边。”

    黎父沉稳地点头,“顾勉都和我说了,只是一点小矛盾,你怎么就闹得这么难看?你二叔家以前天天打架,现在不也过得很好?松韵,做人要知足......”

    “我累了。”黎松韵站起身道:“我先去睡一觉,爸,妈,晚安。”

    看着黎松韵远去的背影,黎父黎母对视一眼,黎母发愁地叹了一口气,黎父不悦地摇摇头。

    黎松韵走到卧室后,他发现自己忘记拿黎母给他的换洗衣物,他重新往客厅走,意外听到了黎母在和顾培风打通讯视频。

    视频里的顾培风眼睛鼻头红彤彤,一边哭一边吃热气腾腾的饭。

    黎母心疼小外孙,不住得让顾培风吃慢点。

    看样子是饿坏了。

    黎松韵停下脚步,看向光屏上孩子的目光很温柔。

    “小风啊,这饭是保姆给你做的,对不对?”黎母问。

    顾培风抽噎着点头。

    “保姆做得饭好吃,还是你小爸做得饭好吃?”黎母循循善诱。

    “小爸!”顾培风大声道:“我最喜欢小爸做的饭了!”

    “想要天天吃到你小爸做的饭吗?”黎母继续问。

    顾培风用力点头。

    “等你吃得饱饱了,打通讯给你小爸,对着你小爸使劲哭,求他不要和你父亲离婚知道吗?你小爸要是和你父亲离婚了,你只能和你父亲一起过了,我们可怜的小风就再也吃不到自己小爸做的饭了。”

    顾培风被最后一句话吓坏了,饭也不吃,“外婆胡说!小爸说他离婚了也要我的!”

    “你这个傻孩子,家里的钱都是你父亲赚的,你小爸就是一个吃闲饭的,他离婚了连自己都养不活,怎么来养你......”

    黎松韵静静地站在角落,站到手脚冰凉,等理智回笼后,他悄无声息地转过身,回到房间,躺在出嫁前的卧室床上。

    他失眠了。

    *

    “糖糖,你明天得早点起床,我们去做个漂亮的发型。”唐母拿出首饰盒,“对了,明天你要不要戴个耳钉?妈妈之前给你新买了耳钉。”

    明天唐白要去参加首席典礼,军校制服已经被唐母精心熨烫过,皮鞋被擦得锃亮,但唐母还是不满意,绞尽脑汁试图让唐白成为明天全场最靓的崽。

    唐父在检查唐白的演讲稿,就差把我儿子太出息了挂在嘴边:“这句话写得不错,嗯,不错不错。”

    唐白凑过去看了看唐母为他挑的这对耳钉,是漂亮的黑钻,和谢如珩眼睛一样的黑色。

    我得和我谢哥一人戴一个。

    唐白美滋滋地想。

    “叮咚~”唐母打开光脑,看了一下新消息后笑道:“糖糖,明天你黎叔叔也要去看你的首席典礼,看完我们一起参加庆功宴,你瞧,大家都不想错过你的高光时刻呢。”

    唐白双眼一亮,“黎叔叔做的甜点可好吃了!我可以尝到吗?!”

    唐母宠溺道:“当然可以了,你这个小馋猫。”

    “糖糖,当了机械系首席后,学校会支持你进行武器研究,你想好自己要选什么研究方向了吗?”唐爷爷问。

    “我早就想好了!我要研究太空作战机甲!”唐白毫不犹豫道。

    唐爷爷没想到唐白会对太空作战机甲感兴趣,太空作战机甲是今年刚被提出来的冷门概念,大部分人认为太空作战机甲很鸡肋,因为太空作战有星舰就够了。

    是这次全息游戏里面的太空作战机甲对唐白产生了影响吗?

    “糖糖,我不建议你选太空作战机甲,我不看好太空作战机甲,据我所知只有帝国的人在研究这个方面。”

    “像太空作战机甲这种可替代的武器被他们投入大量的能源,帝国那帮人真的是在肆意浪费能源。”

    唐爷爷用批判的口吻道:“能源晶石是不可再生能源,帝国这样毫无节制地浪费能源晶石,迟早会迎来能源危机。”

    “游戏里面的太空作战机甲看起来很强,但那只是游戏里的太空作战机甲,我们现实中如果要做到游戏里那种程度,很难。”

    唐白知道唐爷爷肯定不会赞成,书里的唐爷爷就是如此,联邦整体对太空作战机甲的不重视,导致当联邦和帝国交战时遇到了虫族一败涂地。

    唐白拉着唐爷爷走到角落里,他小心翼翼将那条魔银做的项链拿了出来,“爷爷,你记得这条项链吗?”

    “想忘都难哦。”唐爷爷回想起曾经唐白和他软磨硬泡的画面,不给魔银就撅起小嘴,委屈吧啦地坐在他的身边一声不吭,他往哪里走,唐白就搬个小板凳跟到哪里。

    唐白不好意思地搓了搓小手,他小声道:“其实......我触发了魔银的时空特性。”

    唐爷爷:“!”

    *

    顾勉一个人坐在卧室里,望着黎松韵留给他的离婚协议书。

    上面已经签好了黎松韵的名字。

    ——“因为我想做黎松韵,而不是任何人的附庸。”

    莫霄对他说,老顾啊,你完了,黎松韵看起来不是生气,而是心死了。

    他问莫霄什么是心死,为什么会心死,怎么看出来黎松韵心死。

    莫霄不可思议地说,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那次你和黎松韵吵架的时候,黎松韵看你的眼神就不对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木,你都感受不到吗?!

    莫霄恨铁不成钢道,心死了,就是和你这个人的心一样了,感受不到爱,也不会再去爱了!

    莫霄又说,不过反正你对黎松韵没有爱情,你把孩子的抚养权给他,钱也多分点给他,他嫁给你是真的不容易,以后带着小风也不好改嫁......

    顾勉伸出手覆在自己的左胸口,他确实不知道什么是爱,他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爱这种东西太虚幻,而偏爱这种东西某些时候更像是一种软肋。

    他接受过军部的特殊训练,能够完美掩藏起自己的偏好,包括饮食偏好,兴趣偏好,其实有时候他觉得这不是刻意训练的结果,他确实对各种休闲活动没有多少兴趣。

    交际舞、悬浮车、骑马滑冰......这些事情是一个贵族应该做的,所以他去完成了。

    上联邦军校,参军,当少将,这些人生大事是父亲为他安排好的,所以他也去完成了。

    娶黎松韵......

    这件事是他到了该结婚的年龄做的,他抱着按部就班的态度娶了这个信息素高度匹配的oga。

    他想要和这个oga相敬如宾。

    但是这个婚姻却逐渐发生了一些让他害怕的变化,因为信息素的吸引,他不自觉去关注这个oga,渴望占有、呵护、宠爱。

    他厌恶这样失控的感觉,但幸好他成功战胜了本能。

    ——“心死了,就是和你这个人的心一样了,感受不到爱,也不会再去爱了!”

    可是为什么,死去了的心还会痛?

    是因为本能吗?

    还是习惯使然?

    顾勉环顾着这间被打扫得一尘不染、却独独少了黎松韵的屋子,他的脸上露出了茫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