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27章 现实26&公测5
    ♂nbsp;

    一切都在有序推进,

    从最初面对灵气复苏的不知所措到如今流程化的登记管理,伴随着全息游戏的公测开启,华国以惊人的速度迈入了灵气复苏本土化的阶段。

    特殊能力者从“我是天选之子”再到“老老实实上学,

    为人民服务”,

    心态变更只经历了短短数天——因为他们很快意识到了什么叫灵气复苏大时代。

    随着以太浓度的增加,对地球的影响愈发深入,

    越来越多普通人感知到了以太,

    并普遍迈入了控制以太的阶段,而层出不穷的动植物变异事件,

    强制裹挟着人类社会更快适应这个与过去截然不同的新世界。

    “世界变化的太快了。”吴星再一次接何星文去集训中心的时候,甚至还有闲心跟何星文随口闲聊几句。

    何星文很难不赞同吴星的这句话,

    毕竟他亲眼见证了这一切,

    从其他人最初的茫然到如今的适应,不知不觉中世界已然变成了另一个模样。

    “小何,干嘛去?”下楼的王大妈叫住何星文,

    瞥了眼脸生的吴星,警惕道:“他不是我们小区的吧?准入许可给我看下。”

    吴星拿出小区准入许可,

    给王大妈看了眼。

    王大妈眯着眼打量准入许可上的章,

    看了半晌,

    才放下警戒,

    自来熟的跟何星文唠嗑:“他看着不像普通人……我这打眼一看,以太在他身上亮得很,

    一层一层的。”

    何星文有些惊讶:“王大妈,您也能感知到以太了?”

    “我也就跟着试了试。”王大妈言语间带出几分骄傲来:“小何啊,

    你能感知到以太了没?”

    何星文摇头:“我没什么天赋。”

    “这又不讲究天赋。”王大妈没被他糊弄:“我天天看新闻,

    上面讲得可详细了,

    从以太是什么到怎么控制以太都给你说得清清楚楚。”

    其实不止新闻,

    网络上相关教学录屏、txt文档甚至ppt到处都是,只要上网,就不可能躲开这些资料。

    当然,考虑到部分老年人对网络不是很了解,国家还特地推出了电视栏目,全面覆盖所有获取信息的渠道,确保所有人都能接收到灵气复苏、以太以及如何应对时代巨变的信息。

    这有效的减少了恐慌,当然也不可避免的将灵气复苏导向了本土化。

    “只要你多试几次,就能感知到以太了。”王大妈恨铁不成钢的道:“你肯定是没放心上,我说小何,咱可不能这样,新闻里都说了,要积极乐观的面对这一切,不要觉得自己没有特殊能力,就失去了希望,新闻里说了,咱们比那些特殊能力者好多了……”

    何星文就接了个话茬,就被王大妈给逮住了,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总结下来,就是,好好学,不要自暴自弃,争当新时代的人民先锋。

    何星文能耐心的听着王大妈絮絮叨叨,吴星不能,不止变异生物等着,他也还有其他事要忙呢。

    他动了动鼻子,强势插入对话:“怎么闻着有股味呢?”

    王大妈头也没回:“锅里烧着肉呢,没事,用来训练贝贝的。”

    “贝贝?您家养的那只贵宾?”何星文接茬道:“怎么又开始训了?”

    吴星在一旁道:“就算训狗,也不能用这么危险的方式训啊,等会锅里起火了,还有安全隐患。”所以赶紧回去看着锅吧。

    王大妈对年轻人的大惊小怪表现的十分淡定:“谁家宠物没点变异啊,我这是训练贝贝控制变异呢。”

    吴星楞了两秒,肃然起敬:“您家贵宾变异方向是什么?”

    “我家贝贝啊,就是聪明,连变异都跟其他狗不一样。”说起贝贝,王大妈的话更多了:“之前那什么特殊能力登记中心的人来了一趟,跟我说,贝贝能预知到危险,就是分不清危险大跟小,所以我这不是练着吗?”

    何星文跟吴星又被迫听了一段贝贝的趣事,等烧肉的味道突然浓郁了起来,王大妈才意犹未尽的停下话:“行了,不跟你们唠嗑了,我得回去看着贝贝了,对了,小何啊,我刚才跟你说的,你别不当回事……”

    好不容易送走王大妈,吴星加快脚步带着何星文朝楼下走。

    就出小区这一路,遇到三个居委会的,又耽误了一会,挨个检查吴星的准入许可。

    “这也是为了居民的安全考虑。”基层工作人员翻看完准入证,将它递回给吴星,习惯性的解释道:“不管是变异生物还是特殊能力者,都得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不是?”

    在部分群众武力值突然飙升之后,为了避免再出现变异生物袭人事件,当然更主要的是为了避免社会秩序动荡,华国的基层动员直接动员到了以村为单位的程度,将整个华国牢牢维系在了一起。

    “对了,小何,宣传册你拿了没?”对方给何星文塞了一叠册子:“防骗指南,紧急情况应对措施还有求助热线,都收好了,别一扭头给丢了,要是有事就联系上面的电话。”

    等何星文应下,对方扫了眼四周,忽而加快脚步,大声道:“17幢203!跟你说好几回了,练习以太控制要在安全的情况下!你这玻璃又给弄碎了吧!等会砸到人怎么办?”

    楼上有人一边探头收拾碎玻璃,一边连声跟他道歉。

    这一扭头,对方又对路边一小孩开始了训话。

    “还有你,王娇娇!你爸呢!不是没有轮子就不是滑板了,跟你说多少回了,要有大人的许可才能使用特殊能力!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一看就是能力使用过度了。”

    正常体型,扎着两辫子,顶多就七八岁的小姑娘,委屈的为自己申辩:“我真没瘦……”

    她脚下踩着块板子,确实没轮子,板子稳稳当当的离地几厘米,慢悠悠的朝前晃着,当然被对方这么一训,板子哐当一声落回地上,跳了两下,不动弹了。

    王娇娇:“别找我爸,我偷溜出来的……”

    熟悉的环境,演绎新的人间百态。

    何星文目送对方一手拽着王娇娇,一手拎着板子气势汹汹的去找王娇娇家长的背影,深切感受到了时代变迁的痕迹。

    魔幻中夹杂着华国特色。

    吴星加快脚步,出了小区,上车后才松了口气,可算是没人拦路了。

    他边开车边道:“像娇娇这些年纪太小的特殊能力者,也不好离开父母太久,就只好学点基础的。小孩子的变异情况比成年人好一点,最多也就滑个滑板,也没危急到生命安全的……”

    黑车汇入车流,路边的风景也变得迥然不同。

    拿着资料念念有词的中老年人群,新奇张望左右,注视着以太构成的世界的年轻人,带着宠物出门训练的主人以及数量明显增多的巡逻队伍……

    世界似乎没有太大变化,又似乎已经形成了清晰的轮廓。

    “不过你对以太好像不感兴趣?”吴星注视着前方的车流,随口:“这还挺稀奇的。”

    何星文淡定的道:“人间百态,各有不同,需要我汇报心路历程吗?”

    “我就随口一问。”被何星文这么一怼,吴星摸了摸鼻子,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虽然对以太不感兴趣在眼下确实很少见,但正如何星文所说,人间百态,各有不同。

    有人愿意追求强大的力量,就也有人对此不感兴趣,偌大华国,总会有些人跟其他人不一样。

    黑车驶入集训中心的停车场,吴星带着何星文朝集训中心走去。

    集训中心比何星文之前来的时候安静了很多。

    吴星看了眼时间:“这个时间点,应该是在全息游戏舱集训。”

    所以公测名额中果然有一部分被内定了。

    “对了,这次之所以叫你来,是因为这次的变异生物……”吴星刷卡通过一扇扇门,随口道:“还挺稀奇。”

    他脚下不停,朝着通道深处走去:“所以想看看你对它有没有什么影响。”

    何星文路过之前来过的房间,一直走到了走廊最深处,吴星才停下脚步。

    站在何星文身旁的光影微微侧头,告知何星文答案:“深海生物。”

    “攻击性不算高,但危险程度很高,所以没打算让你们直接接触。”吴星领着何星文迈入房间。

    忙碌的白大褂对外来者毫无兴趣,看了眼何星文,就重新挪回视线,朝另一个方向示意了下。

    吴星自觉的朝那个方向走去,抽出记录本,打开这个房间门后的空间,带着何星文抵达目的地——跟另一个房间相连的透明玻璃前。

    密封的海景房内,座椅漂浮在水中,人为设备零零散散的随着水面漂浮,显然它最初的使用目的并不是作为海景房。

    海水灌注了整个房间,蛮不讲理的淹没了它,以至于房内原本的巨大水箱在其中变得毫不起眼。

    在这片被海水充斥的混乱空间中,阴影缩在暗处,十分容易被忽视。

    何星文的目光落在了层层叠叠的家具构成的阴影中:“那是什么?”

    “章鱼。”吴星说完,反应过来自己说的不够准确又加了几个字:“变异后的章鱼,世界上最聪明的生物类群之一。”

    “它们喜欢钻进各种容器,所以你现在看到的……”吴星:“是对方的钻进容器后露出的一小部分,这是一只巨型章鱼。”

    那把它带到这里,特调局应该费了不少功夫。

    “巨型章鱼可不太常见。”也绝对不是在路上能随意碰到的生物。何星文:“所以你们已经开始探索深海的变异生物了?”

    华国热衷于防范于未来,对周边一切不可控因素有着澎湃的了解和控制欲,但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将探索的脚步迈入深海,就有些太夸张了,华国陆地上的变异生物都还没完全掌控呢。

    “发现它是一个意外。”吴星否定了这一点,解释道:“它自己上了岸。”

    “考虑到章鱼的智商极高的特点,我们怀疑它上岸可能是因为深海的异变情况更为严重,甚至让它察觉到了危险。”吴星语调沉重:“目前国外已经出现了几期近海生物变异导致的袭击人类事件……”

    说道这里他想起何星文普通公民的身份了,在更内部的情报透露前,岔开话题:“所以,我们想看看你能不能跟它产生什么联系……”

    何星文:“之前不是确定了,我不具有特殊能力吗?”

    水中的阴影小幅度的动弹了下,朝着某个方向缓缓延伸。

    仍在对话的两人似乎没发现这一点。

    光影百无聊赖的注视着眼前的世界,对系统来说,这个世界在他眼里的模样跟人类所看到的不同。

    信息、数据、行为痕迹,构成了他眼里的世界,将问题的答案双手奉上。

    “一只胆小的章鱼。”系统对此兴致缺缺,唯一让他仍注视着此处的原因,是何星文在这里。

    所以他尽忠职守的将答案告知何星文:“异变的能力是生存类,短时间内从身体内部涌出大量海水。”

    所以这个房间变成了他们所见到的模样。

    胆小的章鱼?

    何星文思索着,按照系统的形容,这只章鱼应该不危险?

    但从它被关在走廊最深处来看,特调局的结论显然跟系统不同。

    系统补充完剩下的话:“但它的体型很大……往后退五步。”

    何星文朝后退了五步。

    巨大的黑色阴影倏忽而至,巨大的身体瞬间覆盖在整片玻璃上,像是一个猛扑,又像是一个撞击。

    数条长腕拍打着玻璃,挥舞在视线范围内,几乎眨眼间,足防弹玻璃上多出了几条危险的裂缝。

    吴星被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按下对讲机语速飞快:“警戒程度提升,把第二层玻璃放下来。”

    话音刚落,吴星退了几步,走到何星文身旁,然后他们面前缓缓升起了第二层玻璃,隔开了第二层空间。

    玻璃晃动对接,完成升降,最里面那块玻璃就赫然被拍碎了,巨大的章鱼伴随着海水涌出房间。

    这确实是一只巨型章鱼,体积惊人,在海水里挥舞着腕足的模样,堪称张牙舞爪,因为体型过大,它的八只腕足完全伸展时,足以轻易触碰到房间两端。

    从这个体型来看,哪怕对方十分胆小,也不会有损它的攻击性,毕竟就算对方胆小的挥舞腕足也足以瞬间拍碎一整面防弹玻璃。

    何星文想起了吴星介绍它时的原话“攻击性不算高,但危险程度很高”,非常准确的形容。

    巨型章鱼的过度兴奋显而易见,但这些兴奋很快随着水面的涌出而冷静了下来。

    巨大的章鱼脑袋上顶着两个大眼珠子,它盯着何星文看了几秒,像是突兀意识到了另一点,唰的一下迅速钻回原来的容器中,缩在黑暗中,重新变回了一小块阴影。

    如果忽视它巨大的体积以及轻易能拍碎防弹玻璃的力量的话,这确实是一只胆小的章鱼。

    至少黑猩猩在龙族和亚熊气息的威慑下,尚能做到对何星文熟视无睹,但它却表现出了受惊的模样。

    吴星十分疑惑它的行为:“它这个表现……吓到了?”

    “我不觉得我能跟它们产生什么联系,”何星文客观道:“如果你们对我寄予什么希望的话,那恐怕会失望,因为我并不特殊。”

    系统注视着何星文,为这句话露出了一个笑容。

    大概是又在心底疯狂赞美何星文了……

    从各项检查以及对方的表现来说,何星文说的没错,但变异生物在面对他时的特殊反应实在也很难不让人感到疑惑。

    吴星被这个疑惑困扰,完全猜不到解开谜题的正确答案——如果何星文不主动揭露的话,对方永远也猜不到那个匪夷所思的答案。

    “迪曼帝国来参加矮人王国统一庆典的使团到了。”关注着异世界的系统及时提醒何星文:“他们想见您一面。”

    何星文看了眼手表,提醒吴星:“要是没其他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

    在王国升级以及公测开始这一连串接踵而至的事件中,人们很容易产生漫长时光的错觉,但事实上,对整个大陆来说,时间并没有过去太久。

    距离神陨之地的王国一战成名才过去寥寥数日,大陆仍沉浸在对方超乎意料的实力中,压根没意识到,王国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再次巨变。

    迪曼帝国的使团称不上姗姗来迟,甚至还能说对方行动迅速,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了对接触战失败的反应。

    然而即使如此,他们在抵达王国的时候,依旧直面了更新后的王国,只能说运气没有站在他们这边,毕竟他们早点来,或许还能看到王国只有两座城市时的模样。

    在没有获得国王许可前,使团在神陨之地……不,准确来说,在王国领地外止步。

    他们见到了矮人在群山之巅重建矮人王国的场景,机械和工具穿梭在山与树之间,构建出建筑的框架,在尽可能不干涉自然的前提下,搭建出属于矮人的国度。

    “比矮人王国之前的规模小很多,”因为迪曼·卡伦三世的委托而出现在使团中的杜雷评估着坐落在群山中的建筑道:“看来矮人的风格有所转变。”

    迪曼帝国使团带队的仍是猎山。

    某种意义上,玩家的老熟人——因为叶耶耶的遭遇而频繁出现在视频网站的录屏中,并造就了惊人的播放量。

    “从炫耀自己的强大变成了更实用的节俭?”猎山不是很欣赏这种改变:“如果一个王国不热衷于强调自己的强大,那很难说它是否是真的足够强大。”

    杜雷客观道:“我想矮人已经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作为在接触战中失败的那一方而言,猎山似乎没有说出这句话的资格。

    猎山眉梢微动,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将视线转向了另一面,延绵不断的平原让他非常惊讶。

    在不久前,他曾带着国王的邀请来拜访过王国,虽然止步于王国边境外。

    但那时,他看到的可不是一片生机勃勃的平原,蕴含诅咒,寸草不生的神陨之地也不该是这个模样。

    但现在,这一切发生了变化。

    猎山对此有些担忧,几乎是在抵达王国的这一刻,就产生了某种糟糕的预感。

    他们耐心等待了数个小时,天空渐渐昏暗,平原上终于出现了不一样的风景。

    呼啸而至的列车,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

    多隆那在驾驶舱的位置示意他们上车,列车后方走出了零零散散的玩家和npc。

    人流越过了他们,然后停了下来。

    “迪曼帝国的人?”

    “这个npc有点脸熟啊?”

    “我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个诱惑叶耶耶背叛王国的npc吗?”

    话音刚落,包围着他们的人群齐刷刷往外退了一步,仿佛这样就获得安全感,然后继续窃窃私语。

    王国有些东西发生了变化,但有些东西显然没有。

    无序且疯狂的玩家,依旧毫无敬畏,依旧我行我素。

    猎山看了眼玩家们,试探的开了口:“看起来你们认识我?”

    下一秒,人群一哄而散。

    “走了走了,跟这家伙对话太危险了。”

    “不过迪曼帝国的人来王国干嘛?”

    “还能干嘛?求和呗,你也看到视频了,军队都被打的灰飞烟灭了,这来王国还能干嘛?”

    “跪的也太快了,好歹是个帝国,有点骨气行不行?”

    要不是玩家们跑的够快,要不是猎山站在王国的领地上,要不是迪曼·卡伦三世特意嘱咐过猎山,很难说猎山还能不能在这些窃窃私语中,保持平静。

    杜雷瞥见了猎山平静下的骤风暴雨,但考虑到玩家们一贯如此,所以他相信猎山很快就能控制住自己。

    毕竟对方是带着更重要的任务来到王国的。

    迪曼帝国的使团上了列车,没等他们过多研究列车里的一切,一坐下,眼前一黑,在短暂失去感知的时候,列车已然启动,朝着主城一路狂奔。

    在使团因为黑暗、寂静而惊讶并打算做些什么的时候,这场短暂的旅程就宣告了结束。

    列车在王国主城前停了下来。

    多隆那离开驾驶位,走进后方的乘客区域,对特殊的客人道:“有熟人在那边等你们,你们自己下去吧。”

    这就到了?

    猎山一边下车,一边回忆他方才在王国边境外看到的风景,目之所及并没有城市,他确信城市跟王国边境有着一段距离,但以方才短暂的行驶时间来看……

    他们到的太快了。

    猎山侧头看了眼身后的交通工具,这不是他熟悉的任何一种交通工具。

    “矮人改进了交通工具?”

    多隆那对来自对方的试探毫无兴趣,直截了当的给出了他想要的答案:“黑血石的能量。”

    毫不意外,如果他们已经将黑血石应用到战争领域的话,那么理应对它在其他领域的使用也有了一定的探索。

    猎山放缓脚步,目送列车重新启动后,以惊人的速度消失在他们眼前。

    黑血石的能量……

    有效利用它,是所有种族的目标,只是在此之前,没有人做到。

    但现在,奇迹诞生之地,再一次创造了奇迹。

    “你的眼睛看起来完全无法从车上挪开。”熟悉的声音响起,瞬间拉满仇恨值:“注意一点,不过是一辆列车而已,别表现的像是没看到过好东西的乡下人,这里值得你挪不开眼睛的东西可多着呢。”

    猎山深吸了口气,将对方的名字吐出:“努不利达。”

    “好久不见,猎山·k·康德。”努不利达热情的跟他打招呼:“没想到这么快,咱们就又见面了。啧,说实话,迪曼帝国边区军队也太弱了。”

    猎山磨了磨牙,一点都不想看到对方的脸,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十分官方的寒暄道:“王国的强大确实超出了我们的预料。”

    努不利达被对方的反应愉悦了:“我相信它很快会再一次超出你们预料的。”

    努不利达瞥了眼一旁的杜雷,没忘记顺手拉满对方的仇恨:“作为跟王国有着深厚友情的埃之金,你跟迪曼帝国一起出现,真让人惊讶。”

    杜雷毫不为其所动:“埃之金是一个商业组织,我们承接来自顾客的委托。”

    努不利达嘿嘿一笑,幸灾乐祸:“真有原则,希望国王不会介意你们朝三暮四这个小小的缺点。”

    毫无破绽的埃之金显然没有轻易流露出情绪的人类有意思。

    努不利达再度扭头,亲热的搭着猎山的肩膀,咧嘴一笑,为猎山那股糟糕预感增添上更为浓重的阴影:“不管怎么样,欢迎你来到民主共产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