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268章 好脾气,坏脾气
    电话里头,车蓝唉声叹气的告诉春阳,高洪成去车家已经把话说清楚,往后只要不是车家父母自己的事儿就不要去找他们,找了也没用,他们不会管。

    车家现在的条件不算好,主要还是抱来的那个儿子被惯的不成样子,不正经干活儿,还总拿家里的钱给他亲生的爸妈,完全没把车家父母放在眼里。

    也不知道车家父母是怎么想的,儿子都这样了,他们还当成个宝呢。

    “我真想不明白,他们为啥对儿子这么执着!”,车蓝叹息着对春阳说道:“如果没抱这个弟弟,我们姐妹四个都好好的,不说多有出息,就像村里大多数女人那样嫁个踏实肯干的种地养牲口,日子平稳顺遂,谁还能不管他们啊。现在可倒好,抱来的儿子不怎么地,还把我们四个全都伤透了,他们不是啥都没捞着么。”

    这是思想观念的问题,他们自小耳濡目染形成的观念,走到如今,想改变基本不可能。

    “你有什么执着的事儿吗?你的执着,兴许在别人眼里也很不能理解呢。没办法,一个人一个想法,管不了别人就管好咱们自己吧”,春阳安抚道:“我就是有点儿担心你,知道你没事儿就放心了。”

    两个人又随便聊了几句,孩子啼哭起来,车蓝忙着去看顾孩子便挂了电话。

    在滨江的前两天春阳啥也没干,就天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过得比她大姐都自在。

    全家人都知道她工作忙,难得休息,好不容易放松下来也没人挑她的不是。

    两天后,春阳就有些放松不下去了。

    紧张惯了的人,放松下来其实还挺不得劲儿的。这两天春阳看似轻松自在,其实心里特别煎熬。

    春阳笑自己就是操心的命,闲不住,没办法。

    她闲不住,冬梅就指派她去小饰品店帮忙看着点,暑假小饰品店的生意更好,冬梅总怕自己雇的人不牢靠。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春阳觉得冬梅应该好好调整心态,要不她那生意也做不出什么名堂。不过为了让冬梅安心,她还是去小饰品店看了两眼,人家雇员干的挺好,真没什么可操心的。

    其实春阳对曹蕴的店更感兴趣。

    在商场转悠一圈儿,她便去了曹蕴的店。

    单就从客流量来说,曹蕴的店生意不算好,但其实这个店还挺赚钱的。

    “我这店走的就是少而精的路子,要是人多了的话反而不是好事!”曹蕴笑着解释道:“以前的人呐,恨不能从头到脚都穿一样的,别人穿啥自己也要穿啥,这叫赶时髦。现在可不一样,现在的人不喜欢追在别人屁股后边赶,就喜欢走在前头让别人羡慕。”

    春阳明白她的经营理念,还挺敬佩她的勇气。

    让春阳没有想到的是,曹蕴并没有打算一直这样经营下去,她对这个店有更高的期望,对自己也有更高的要求。

    她最近拜了一个老裁缝为师,跟老裁缝学习裁剪衣服。学的差不多,她打算自己动手改店里的衣服,同样款式的衣服她能改出不同的感觉来,还能根据顾客的喜好进行裁改!

    “先试着改,然后再试着自己做。把脑子里想的衣服的样式做出来,卖出去,还要卖的不便宜,你说我能成吗?”曹蕴问春阳。

    春阳点头:“蕴蕴姐,要是别人我可能会怀疑,但是你,我始终相信只要你想就没有干不成的事儿!”

    被夸的曹蕴开怀的笑起来,倍儿高兴的去给春阳洗水果,还让春阳去楼上看看,累了就在楼上休息。

    春阳也没跟她客气,登登登的上了楼。

    哦吼,楼上改动不小。

    看得出来,曹蕴是真的挺喜欢这一片小小的天地,时不时的就要根据自己的喜好改动一下,外人不一定喜欢,但她自己却觉得非常舒适。

    不一会儿曹蕴端着水果上来,春阳很没形象的倒在沙发里啃苹果,好奇的问曹蕴:“蕴蕴姐,平常你都住这边,于歌住平房那边,白天又都各忙各的,你就打算以后一直这样么?”

    曹蕴斜着眼睛瞟她一眼,问道:“这些是咱妈让你问的?”

    春阳赶紧否认:“不是,没有!你可别误会妈,她都多长时间不提你的事儿了,是我好奇。”

    也不知道曹蕴信没信,只听她道:“我们现在这样挺好的,不会腻歪,也不会吵架。就好比你和知恩,你们也没天天都在一起啊,你们俩感情不好?再好比你大姐和宋启明,他俩倒是天天晚上睡一个被窝,他俩的关系就比你跟知恩的关系更好么?”

    当然没有。

    她跟知恩彼此依赖,互相信任,冬梅和宋启明肯定比不过他们。

    “蕴蕴姐,有时候我就想啊,咱俩换一换,你去当校长,你带出来的学生肯定都倍儿厉害!”春阳由衷说道。

    曹蕴也不谦虚,自信的笑道:“那当然!不过我没你那份责任心,也没那个耐心,别说校长了,普通老师我都当不好。每个人都有自己最擅长的事儿,你就擅长搞教育,我啊,就擅长赚钱。”

    擅长赚钱的曹蕴其实还欠着债呢,不过她不着急,一步一步的干下去,用不了多久她就能将外债还清。

    还清之后呢?

    那自然是再借钱搞事业,赚更多的钱。

    曹蕴跟春阳说这一套理论的时候都给春阳说笑了。

    “蕴蕴姐,你这还钱借钱的,不就是一直在折腾么,有这个必要吗?”

    “你短视了!”曹蕴笑道:“借钱和赔钱可是两码事儿,光指望自己兜里的钱扩大生意那这生意也做不多大。你一搞教育的,知道这些也没啥用,我就不跟你多说了,你回去可别跟妈说,她知道了就算不说我心里也肯定担心。”

    春阳一搞教育的,听曹蕴的生意经确实挺头疼。

    相较起来,她更愿意看宋启明淘腾来的各科教辅资料。

    到滨江的第四天,春阳在滨江的新华书店待了整整一天,买了一大摞的习题册。

    大河中学的学生想做题想巩固知识点却苦于没有题给他们做,她在书店转悠的时候正好看到有跟教材配套的习题册,买回去给各科老师,老师就可以领着学生多做题了。

    最好是每个学生手里都有一本习题册,但是这书是要花钱买的啊,学校里还有不少学生用着毕业学生的旧教材呢,想要人手一本习题册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难度实在太大。与其有人有有人没有,那还不如都没有,老师抄题给学生们做,效率是底了一些,总比有劲儿没地使的好吧。

    第五天,曹佩瑜开始剁馅包包子包饺子,准备在临走前多给冬梅存些吃的。

    宋启明买了一台冰箱,两千多块呢,给冬梅心疼够呛,数落宋启明大半天。

    左右有地方存放食物了,曹佩瑜便打算在回村之前多给冬梅准备一些。她这胎本就辛苦,往后月份越来越大,身子更加笨重,不想做饭了就热一热包子煮一煮饺子,方便省事儿。

    宋启明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不想做了就出去买呗,冬梅不方便出去买那就他去买,一次多买点儿放冰箱里存着不也一样吗。

    还没等曹佩瑜说啥呢,冬梅又不乐意了。

    家里人做的饭有家的味道,外边买的哪里比得上。曹佩瑜的一片心意,宋启明竟然一点儿没有领会到。

    看冬梅数落宋启明也挺有意思,宋启明这人不坏,但是脑子不大会拐弯,想什么说什么,有时候说出的话就不招人待见。

    包完的饺子直接冻上,想吃的时候煮一下,包子要先蒸好,放凉之后再放进冰箱里头。

    在等包子放凉的时候,春阳带宋语桓去了离家最近的小卖部,买了不少冰棍雪糕冰水回来。

    冬梅见那一塑料袋的雪糕啥的又开始生气,开始数落春阳和宋语桓。

    小孩子贪嘴要挨说,大人纵容小孩子贪嘴也要挨说,一个都跑不了。

    冬梅还在那儿嘚啵嘚的说着呢,春阳实在憋不住笑出来。

    “你还笑!你看看你有没有当小姨的样儿,小孩儿跟你都学歪了!”冬梅气道。

    春阳赶紧给大姐赔不是,赔完解释道:“大姐,我是真的想忍住,可又实在忍不住啊。大姐,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特别像炸毛的猫,谁有点儿动静你都得龇牙咧嘴的狠一狠,特逗。”

    其实宋启明早跟曹佩瑜和春阳打过招呼,说是冬梅这几个月脾气有些大,让她们多担待一些。

    女人怀孕不仅身体会发生变化,脾气有时候也会变,这种时候家里人就不该为她的脾气计较,多哄着一些,多多安抚迁就,她实在太辛苦了。

    冬梅不喜欢春阳的比喻,又说了她好几句,春阳憋着笑好好听着,等冬梅转身出了屋,她和宋语桓对视一眼,一大一小全都笑倒在炕上。

    回家那天,冬梅笑着送他们出门,人刚走远她就开始掉眼泪。

    冬梅自己也知道自打怀孕以后她的脾气越来越差,越来越怪。从前都不咋爱哭的人,现在看个电视能哭的上不来气儿,为这宋启明都不敢让她单独看电视了。

    春阳回到家又休息一天,第二天就带着她那死老沉的一包书来到学校。

    值班的是一个物理老师,翻看过冬梅带来的物理习题册后惊喜的对春阳道:“太好了,李校长!这本习题册太有用了,我先利用暑假好好的把里面的题做一做,等开学了上晚自习就领着学生做题讲题!”

    高兴完,物理老师又吭哧瘪肚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李校长,这习题册多少钱?我把钱给你。”

    春阳根本没打算要钱,只笑道:“也没多少钱,不用给我。不过只这一次,往后你们再需要什么习题册教辅书啥的就得自己去买了,老买我也受不住。”

    玩笑的口吻逗笑物理老师,他对春阳道:“你是不知道啊,刚知道你要过来当校长的时候我有多不服气,真的,贼不服气。那会儿我就想啊,大河中学是没人了么要你一个小学的校长过来领导我们,你算个啥啊,年纪小,还是个女的,就是食堂炒菜的过来干的可能都比你好。”

    “你们这些人可真有意思,我要真一点儿本事没有能把春熙小学管那么好么”,春阳一点儿没生气,还很随意的跟物理老师说道:“我刚来咱们大河中学这边上班的时候也贼纳闷儿,这些个老师脑子里在想什么,老师当成这样还好意思领工资,要是我啊,出门都不好意思说我自己是个老师。”

    物理老师也是个豁达的人,听后也没生气,还呵呵的笑了半天。

    笑完之后,他对春阳道:“大家都是属牛的,抽一鞭子走一步路,以前是没人抽着都在原地打滚儿,你来了,这不就不一样了么。”

    春阳跟物理老师聊了一次,成功拉进跟物理老师之间的距离,还从他这儿套到不少话呢。

    大河中学的老师也不是不想学生们好,也不是不知道大河中学跟县城跟镇上,甚至跟其他乡下的中学存在的差距有多大。

    大家伙儿不想改变吗?不想让大河中学变得更好吗?不想桃李满天下吗?

    当然想啊!

    想一想又不花钱,那有啥不想的呢。

    可想和做是两码事儿。

    有人怕做了会失败,有人怕别人不做只自己做显得太特别,还有人压跟就不知道该怎么做...

    一天拖一天,这不就把李春阳拖来了么!

    知道老师们的真实想法后,春阳的干劲儿更足!

    开学前去家访,初二初三的班主任跑自己班的学生家,春阳呢,一个人要跑初一开学来大河中学上学的所有学生的家。

    今年夏天又热又干,上午九点十点地里的庄稼就蔫头耷脑的了,春阳也怕热怕晒,可她还是咬牙坚持着完成自己的工作。

    连续家访这几年,家长们的变化也非常的大。

    以前家访讨论最多的是学生要不要去上学,现在呢,越来越多的家长愿意更深入的跟春阳谈学生的学习问题。

    当然,每一年也都会遇上比较难说话的家长。

    今年春阳就遇到一对特殊的父母,跟他们根本没办法交流,贼急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