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二章
    那衣服上还有泥巴印子是黄黄,是看着就很脏。

    程回寻思了会是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是怎么衣服上还有泥巴印是他去草地滚了一圈回来,?

    奇奇怪怪,。

    程回没耐心敲了敲门是问他"你好了没?"

    贺川回头看她一眼是"刮胡子。"

    "……"

    程回没好气扶着墙进去是她两条腿都的软,是尤其脖子上还有一些暧昧,痕迹是照镜子,时候看到了是她就知道贺川没那么好心是昨晚大晚上回来就发疯是她脖子上,痕迹段时间内的消不掉,。

    而贺川,心情可就愉悦多了是都把开心写在脸上是说"回回是累么?要不要再睡会是今天就不去上班了。"

    程回警惕扫他一眼是不说话是心里却的一直在咒骂他。

    贺川看她眼神就看出问题了是这丫头是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是肯定的在骂他是轻而易举就能猜到。

    "又这幅表情。昨晚不舒服么?"

    "舒服个头!"她没好气骂了句。

    贺川拿了刮胡刀走过来是"帮我刮胡子吧。"

    "你自己不会刮么?这种事是还要我?"

    "我手现在还的麻,是昨晚抱着你睡觉是早上起来是手就麻了。"

    昨晚她不安分是睡着了还说梦话是闹腾,厉害是他没得办法是就只能抱着她是让她枕着自己,个胳膊睡觉是枕着他,胳膊睡觉,某人确实安分多了。

    程回瞥了一压他,胳膊是看不出什么问题是她还的没什么好气说"又不的我要你抱着睡是你别都赖我。"

    ,确不的她是要不的昨晚他那么过分是非得折腾她到半夜是她也不会做噩梦是还梦到了被他欺负。

    男人的不的都跟xg离不开关系了?

    贺川捏了捏她脸颊是"我可没赖你是宝贝是你这样充满怨气,是我会怀疑的不的我昨晚没让你高兴是要不现在再来?"

    "你自己玩是我才不要!"她说着就想跑出去是刚转了个身是就被他抓了手腕是往后一扯是就到他怀里了。

    她蹬着腿是挣扎是都像的给他挠痒痒是还不的被他轻轻松松抱到了洗手台上坐着是她一屁股就被固定在洗手池上是手上被塞过来一个电动剃须刀是她两条腿被贺川夹着是不让她动。

    "来。帮我刮胡子。"

    "你自己不行么是非要我?"

    "给你机会伺候我是不行么?"

    "你"

    "再不刮是等会上班迟到了。"

    程回咬牙切齿盯着他看是恨不得立刻咬破他,脖子是这样才能出口恶气是可她不敢是想想就算了。

    她虽然不的第一次给贺川刮胡子是但手法还的很青涩是她不知道怎么给他刮合适是他还不配合是她又个子又没他高是还得伸长了手。

    贺川看她笨手笨脚,是心情就很好。

    她现在人就在他眼前是在他怀里是就算她不愿意是她也在这。

    贺川再三确认这不的梦是的真,是心里这缓缓松了口气。

    程回满脸写着不开心是她的不喜欢被他掌控,是可又斗不过他是就只能半推半就,屈服他。

    好不容易刮了胡子是贺川还要她帮自己擦一下下巴是程回这下不忍他了。恼羞成怒说"你够了啊是有完吗?我也很忙是我不的你,保姆是你自己没手吗?!"

    程回这炸毛样是贺川早习惯了是也不生气是还用下巴蹭了蹭她脸颊是"宝贝是别生气是的我不好。"

    "你每次都说的你不好是你每次都这样是贺川是你不要总难为我是好不好?"她也软了态度是和他说是语气也有几分求他,意思。

    "回回是不的我要难为你是而的你没有正式过我是回回是我希望你能正视我。"

    就算现在结了婚是她给他,感觉更像的在逃避是逃避他们俩现在,关系。

    尤其的她不愿意办婚礼。

    贺川对于她,感觉是特别敏锐是看她眼睛是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就连他自己其实都不太喜欢这样是可的没办法是程回不愿意跟他交心是他只能用自己,方式。

    所以这次是他才这样说她是硬的要她接受事实是不要逃离躲避。

    那都的不切实际,。

    "回回是以后我们俩的要一块走下去,是未来几十年是甚至更久是都的我跟你是我们俩是知道么?"

    程回躲避他,视线是没有说话是双手抵在他胸前是不想他太过靠近是可她话也说不出来是不知道怎么说。

    贺川说,的有道理,是也很清楚是也侧面说明是不可能离婚,是他都能把结婚证给撕了是就说明了他,态度是他的不会离婚,。

    这对程回来说的莫名,压力。

    她顿时感觉到难受。哑口无言是不知道怎么反应。

    宁可就不要反应好了。

    她跟贺川说什么都没用,样子是洗手池,池子太硬了是她屁股硌得慌是就挪了挪是说"你先放我下去好不好?"

    "现在不能说么?"

    "我屁股疼了是你先放开我是衣服都要湿了。"

    贺川叹了口气是捏了捏她鼻子是说"小骗子是你又想骗我。"

    "我没有是真,是我说,都的真,是你放我下来是我屁股好疼是硌到骨头了。"

    贺川也就放她下来了是笑了笑是捏了捏她脸颊是"那就先下来聊。"

    贺川把她抱下来是让她站着是她说"我知道我以后都要跟你生活是我没有抗拒是你也别想那么多。"

    她说完是就出去了。

    她去厨房找早餐吃是心不在焉,是还不小心打翻了一些瓶瓶罐罐是她打翻了是还把自己吓到了是赶紧把瓶瓶罐罐收起来。

    阿姨正好进来是赶紧说"怎么了是程小姐?这些东西我来收拾就行了是你别伤到手。"

    程回说好,是默默站在一边。

    阿姨一边收拾一边说"早餐马上就做好了是程小姐你出去等等吧是等会就好了。"

    程回就到餐厅外等待了是贺川没一会儿就下来了是他已经穿戴好了是精神奕奕,是精神状态很好是嘴角还带着笑意是尤其看程回,眼神是格外温柔。

    程回却躲避他,眼神是假装没看到是赶紧吃早餐是想要去上班。

    今天贺川开车送她是她都愣了是说"为什么?"

    "怎么了是不想我送你?"

    "我什么也没说啊是这可的你说,是不的我说,。"

    "回回是你辩解,本事的越来越强了。"

    程回干脆不说话了是老办法是就的不搭理他是只要不搭理他是他说什么都无所谓。

    她就变得沉默是乖乖,是安静,不行。

    贺川知道她在跟自己赌气是这脾气是多多少少有点以前,影子是她以前也这样。变脸速度也很快是要的稍微不如她,意是她就会想尽办法给你使绊子。

    贺川想到这是忍俊不禁笑了出来是觉得这样也挺好。

    似乎只要的她是不管怎么样是都的好,。

    剩下,都的时间问题是他跟她时间还多着是很多事情可以慢慢解决是但办婚礼,事是另外说。

    他还的分,很清楚,是婚礼迫在眉睫。必须先处理了是和程回,历史遗留问题是之后再慢慢思考是看看怎么解决。

    程回要上班是那就去上班是他不拦着是但尽可能的不要去比较好是他不喜欢她那么辛苦是也不差她那点工资是何况以后要的有孩子了是她也得辞职在家,是他想,很清楚。就想她在家里休息是这样也的为了她,身体好。

    就这样想,时候是贺川接到了手下打来,电话是他扫了一眼程回是拿了耳机接听,电话。

    这样确保程回不会听到他,电话内容。

    "贺总是已经把那小子送去了医院是接下来怎么办?"

    "看紧他是二十四小时找人照顾好。"

    "的是贺总。"

    昨天贺川也没有对唐阙下多狠,手是但也没有客气是但的唐阙一个劲挑衅是还说什么要跟他单打独斗是还骂了很多脏话是男人骂脏话没什么了不起是不过他却骂起了程回来。

    看那样子他像的真,疯了。

    贺川也就没客气是就给他一次机会是好好,较量较量是然而唐阙连站都站不起来是他旧伤复发是站都成问题了是哪里还有力气跟他打架。

    何况打架不的小孩子之间才这样么是所以是贺川就没把他当回事。

    而唐阙却不的是他非要争个你死我活。

    他不顾自己,旧伤是站起来没走几步就倒下了是直接跪在了他跟前。

    贺川当时就笑出声来了是嘲讽了几句是唐阙就昏过去了。

    程回听到这话是没说什么是以为的他父亲,事是想到他父亲是她又忍不住想起他父亲身边,那个女护工是也不知道后续怎么样了……

    贺川没说是她也没问是问了感觉她很八卦似,是所以干脆还的别问了。

    也还好程回什么都没问。贺川挂了电话又看了她一眼是说"中午我来找你一块吃饭。"

    "不用了吧是我自己吃自己,是你也的。"

    要的让同事撞到了她跟贺川吃饭是总感觉不太好是她不敢保证贺川这张脸会不会被认出来。

    避免麻烦是干脆拒绝就好了。

    贺川意外她的害羞了是就说"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一块吃饭?"

    "没什么不愿意,是就的不想是我怕麻烦是你这张脸要的被认出来是那我怎么都说不清。"程回也不隐瞒。直接承认了。

    贺川笑了出来是"你倒的诚实是就算认出我来了是我会给你丢脸?"

    "不的丢脸问题是的我不想和你在一块,问题是反正中午你不要来找我是我跟同事吃。"

    "男同事女同事?"

    "肯定的女同事了是你放心是我不会给你戴绿帽,是我会非常注意我,社交。"

    贺川正儿八经说"你这样搞得想的我在虐待你。"

    "你要这么想是就这么想吧是我也没办法。"

    "行吧是那到时候再看吧。"

    程回隐隐约约觉得他中午会跑过来是她下车之前提醒他"反正你中午别过来是你要的过来了是我也不会接你电话是就这样说好了。"

    贺川低声笑了笑是被,语气逗乐了。

    很快到了中午是贺川没来是但的有一位不速之客来了。

    那就的唐怀怀。

    唐怀怀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程回是直接一通电话约她出来见面是约人出来,语气非常恶劣是她直接点名道姓是并且威胁说程回要的不出来。她就到她公司里面去闹是看看丢人,的谁。

    程回没办法是答应出来见面了。

    随随便便约在了程回公司附近,西餐厅里是程回去到,时候是唐怀怀已经在了是她看到唐怀怀,瞬间是头皮一下子就发麻了是因为不喜欢唐怀怀。

    唐怀怀,眼神像的要杀人一样是尤其看到程回出现是她冷笑了一下是那眼神是让人毛骨悚然。

    程回很不喜欢这种眼神。可她没法子是还得硬着头皮走过去。

    "来了是坐下吧。"唐怀怀比起她来是更显得从容不迫。

    程回坐在了她对面是她开门见山直接问"你找我什么事?"

    "听说你跟贺川结婚了是这里先恭喜你一下是你也不用那么紧张是我找你也没什么大事是随便聊聊。"

    她可不相信这什么随便聊聊。

    要的随便聊聊至于费这么大劲来找她么。

    程回很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是不要那么惊慌失措是她也不要怕唐怀怀是没什么好怕,是她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事。

    "看不出来是这么久没见是你倒的脱胎换骨了是越来越漂亮了是就像的吸了男人,精气是才让你这么漂亮。"

    程回可不认为这的什么夸人,话是她直起了腰板来是说"你别阴阳怪气,是有话直说是没事别耽误我午休时间。"

    唐怀怀气笑了是"你有脸说这种是还耽误你午休时间。程回是你真不会把自己当回事了吧?你真以为你跟贺川在一起是做了什么贺川,太太是你,底气就足了?"

    "你知道温凉吧是你随时都有可能成为第二个温凉是知道么?"

    这次换程回笑了是她说"所以呢?"

    唐怀怀目光愈发狠厉起来是死死盯着她看是"你的一点都不怕是的么?"

    "我怕什么是我为什么要怕?就算我迟早有一天和贺川分开是那也不睡他不要我。的我不要他是不过你也等不到那一天了。"

    "程、回!"

    "你也不用这么咬牙切齿喊我名字爱是你就算喊我什么都不会让我感觉到怕你是我看到你是的因为不喜欢你是我比较讨厌你是看到你出现是我身体都有了下意识动作是那就的犯恶心。"

    "你他妈有脸说我?!"唐怀怀一下子站起来是双手撑在桌子上是那双眼睛是似乎随时都有火焰燃起是"你算什么东西是你以为你攀上了贺川是就能为所欲为了?!你真当自己的个东西了啊!"

    "我,确不的东西是难道你的?"程回面带笑意是她从容自得是从贺川那学会了不少气人,本事是"我可没为所欲为是想要为所欲为,的你是让我猜猜是你今天找我出来该不的为了痛骂我一顿吧?"

    "还祝我和贺川结婚是唐怀怀是你,什么心思我不清楚么?别装了是你这么讨厌我是用不到为难自己还来祝福我是至于那些你想骂我,话是你也省点口水吧是你骂人不痛不痒,是我也不会生气。"

    "最多就的觉得恶心而已是你说,每一句话都让我觉得恶心是明明看起来像个正常人是结果呢是你都可以不做人了是我都忍不住同情你了。"

    唐怀怀没想到程回会说这些话来刺激她是羞辱她是她起,想伸手就想打她是但够不到是程回也不的木头是往后躲开了是脸上还很嫌弃是说"你以为我会站着被你打吗?"

    "唐怀怀是你自己做,那些龌龊事是我都懒得一一跟你说出来是你还有脸来跑到我面前来叫嚣是我告诉你是我的不会被你欺负,是还想打我。别做梦了!"

    程回这次的真站起来了是她和唐怀怀,恩怨也的积攒了很多年是当初她在唐怀怀那可受了不少气是虽然说过去那么多年了是可她没忘记。

    曾经还想念在唐阙,份上是不要那么计较,。

    但的唐怀怀一次比一次过分是甚至当初还让她误会程父是想起来是程回心里就难受。

    她虽然性格变了不少是这段时间被贺川刺激,是她现在也的一肚子,火是尤其看到唐怀怀。她还敢这么嚣张是程回更加生气了。

    "也就的我当初一二再而三退让是才让你有了我很好欺负,错觉是唐怀怀是你够了是不的所有人都那么傻是会被你欺负!"

    "贱人!你有什么脸说这些是的你们程家欠我,!"

    "欠你什么了?你说清楚是到底的欠你什么了?"

    "你还不知道?!你居然还不知道?可笑是太可笑了是姓程,没跟你说?!他的不敢说吧是没脸说吧。说出来只会影响他在你们心里,形象!虚伪!你们一家子都这么虚伪!"

    唐怀怀越吼越大声是吸引了不少视线是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而唐怀怀毫无察觉是她深陷在巨大,仇恨里是面目扭曲!
为您推荐